當綜藝成了演員必選項

2019-06-23 11:44 來源:未知 作者:石家莊生活網
當綜藝成了演員必選項

自五月進入綜藝更新季以來,王牌綜藝明星換代和離場“再就業”問題,就成了不少觀眾討論的焦點。

比如,從《極限挑戰》退出的孫紅雷,帶著教育題材電視劇《帶著爸爸去留學》在這個夏天回歸。可惜的是,這個“二愣子”父親的角色,并沒能成為他重返熒屏的一張王牌,反而引起了網友關于孫紅雷為什么演什么都像“顏王”的大討論。

 

同樣遭遇的還有魏大勛,演員出身的魏大勛近幾年頻繁活躍在綜藝節目中,雖然收獲不少人氣,但也被貼上了“綜藝咖”的標簽。今年他主演的電影《偉大的愿望》即將上映,可官方剛放出了預告片,就被網友吐槽出戲。

此前金像影后春夏在節目《我和我的經紀人》中吐露自己并不想過多的參演綜藝節目。一來她自己的性格和綜藝節目搭在一起,無法產生綜藝效果;二來,在她看來演員出演綜藝,是對自身的一種消耗。

還是這檔節目,演員白宇也面臨著同樣的問題。在節目中白宇說出了自己不喜歡出演綜藝的原因,他表示自己看到很多演員上綜藝后,再去看他演的戲會有跳戲感,很擔心自己也會有這樣的問題。

 

觀眾接受度不高,演員也自我存疑,為何演員們在綜藝節目中依然活躍?

演員春夏道出原因,“作品播不了,我能有什么辦法呢?”

“限薪”“限古”和題材嚴查增加了作品播出的變數,不少待播作品遲遲不能上線,籌備中的項目也甚多按兵不動,給演員們帶來了生存危機。

就拿不愿出演綜藝的春夏來說,待播的作品數量中就包括《怪物先生》《戀曲1980》《限期破案》《第十一回》......個頂個都是制作精良的電影作品。她主演的《刀背藏身》將于7月上畫,這對她對觀眾都是一件值得欣喜的事。

另一方面,新媒體的崛起,讓國內的演員生態環境發生了巨大的變化。流量偶像依靠著自身的話題度與曝光量迅速崛起。各種定制影視作品開始不斷涌現,視頻平臺逐漸參與到影視作品的制作中,對于平臺方來說,演員在藝術價值之外,自身的商業價值也越來越重要。

但產業規范化、審核嚴格化,影視作品的生產周期越來越長,以演戲為職業的演員要如何維系自身的知名度,保持商業價值?

 

參加綜藝就成了一種非常好的選擇。綜藝節目,制作周期短、見效快,同時綜藝節目對明星專業性的要求更低,受眾群體卻更大,這就難免讓經紀公司與藝人們更加趨之若鶩。

變害為利要把握主動權

就目前的行業現狀來看,演員保持曝光度依然離不開綜藝,那么與此同時綜藝對演員所帶來的消耗又將如何解決?

在這個問題上,北京電影學院表演學院教授趙寧宇向記者介紹了“利害變換線”理論。所謂“利害變換線”,其實是劉伯承元帥提出的軍事思想。簡單來說,就是交戰雙方利、害兩種對立因素相互轉換的關節點。

 

當敵人掌握主動權,有效控制這條線的時候,就處于有利的圍殲狀態,而我方處于被圍攻的一方就有受害可能。相反當我方處于主動,乘敵之隙突破地方薄弱之處,就能化險為夷,變害為利。

這一理論對應到綜藝與演員的關系上,同樣成立。若綜藝節目為敵,雙方利害關系形成,演員則需要掌握主動權,尋求變害為利的契機。

趙寧宇老師以日本著名導演、演員北野武為例,北野武初登舞臺,最初也只是逗人樂的小漫才,也就是相當于國內的相聲演員。他早期出演的《敵對大爆笑》《THE MANZAI》等節目都是些搞笑綜藝,身上的無厘頭標簽十分鮮明。盡管有出演漫才和搞笑節目的經歷,北野武并沒有止步于此,相反靠著以此掙來的知名度和學到影視制作能力,逐漸走上演員的道路。

 

 

以漫才這種夸張的表演行當起家,尚且能成就一個北野武,更何況國內的綜藝也并不全是對演員的消耗。

以《我就是演員》《聲臨其境》等為代表展現演員專業素養的一眾綜藝,其實對演員更能起到好的推動作用。“一方面通過節目的熱度,為許多演員提供了更多的機會;另一方面這類綜藝的表演和其他藝術形式非常不一樣,演員們聚在一起交流競技,對演員自身也是一種錘煉。”

青年演員彭昱暢就憑借綜藝收獲頗豐,作為90后的青年演員,在《演員的誕生》大火之前,彭昱暢的起點并不高。《刺客列傳》中的國王,《太子妃升職記》里的太監,《閃光少女》里的民樂小生,他接觸到資源的大部分都是小體量影劇。


上一篇:剛出道被說無情商,何藍逗綜藝上遭人厭        下一篇:沒有了

上一篇:剛出道被說無情商,何藍逗綜藝上遭人厭

下一篇:沒有了

熱門搜索
20选5复式投注浙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