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足球強國誕生的棒球悍將

2019-06-24 10:47 來源:未知 作者:石家莊生活網
他是足球強國誕生的棒球悍將



Didi!這不是鬧鐘鳴響,也不是出行軟件。六月以來,紐約揚基捷報頻傳,不僅戰績穩居美聯東區榜首、低籌碼交易得到強打者恩卡納西昂,加上“怪力男”斯坦頓和“法官”賈奇的傷愈歸陣,賽季過半揚基便開啟了爭冠模式,事實上揚基的傷愈大軍中,先發游擊手迪迪——格雷戈柳斯回歸同樣將帶給揚基難以估量的幫助。

足球強國誕生的棒球小伙

迪迪的名字并不是字面上這么滑稽,他的全名叫馬里克森-朱利葉斯-格雷戈柳斯,當他成年后去到美國打球,很多隊友無法念出他的名字,只好把綽號當作名字,至于他的綽號“迪迪”并沒有太多實際意義,只是父親當年的綽號也叫迪迪。

黝黑的肌膚、拗口的名字讓人誤以為他來自非洲或巴西,可事實上他出生在“風車之國”、“郁金香之國”、足球強國荷蘭首都阿姆斯特丹。上世紀九十年代,一邊效力于阿姆斯特丹棒球隊、一邊以木匠養活生計的約翰內斯,與荷蘭女子壘球隊國手謝麗查成婚,丈夫打棒球、妻子打壘球,一對以小白球作為職業的夫妻在1990年生下了一個男孩,棒球天賦是迪迪血脈里帶來的。

如果一直留在荷蘭,說不定迪迪會在綠茵場上成為阿賈克斯和荷蘭國家隊的主力邊后衛,可五歲時迪迪舉家搬到加勒比海小國庫拉索,那里是個陽光沙灘、棕櫚成群的小島,更重要的是庫拉索的孩子都愛打棒球,與迪迪一同在庫拉索成長的還有現今天使的游擊手安德列爾頓-西蒙斯、雙城隊二壘手喬納森-斯庫普和運動家內野手朱里克森-普羅法爾。

父親將離家很近的一間閑置的平房四周裝上嚴密的防護網,那間陋室便成為了迪迪小時候的打擊練習場,這讓他很快地掌握了左手打擊的要訣,或許他并沒有恐怖的打擊力量,可精純而全面的打擊技巧是從小便練就而成。

小時候迪迪能打二壘手和投手,很多球隊希望迪迪能出任投手,可迪迪自己的意愿是守二壘,因為他希望每天都能出場比賽,直到16歲時迪迪和老爸為同一支業余棒球隊出場,人們意識到迪迪已然足夠成熟,是時候挑戰美國賽場了。

歷經數次交易最終加盟“邪惡帝國”

2006年迪迪在海牙參加U-18青年賽時被多支球隊的球探相中,水手和教士隊希望將其簽下并發配至多米尼加聯賽繼續鍛煉,而紅人球團卻愿意將其留在美國,這一點非常打動迪迪,隨后17歲的迪迪與紅人隊簽下小聯盟合同,正式挑戰美職棒。

迪迪和哥哥小約翰內斯一同挑戰小聯盟,哥哥在短暫的三年內難以勝任小聯盟的投球工作,失望而歸,而迪迪的第一年同樣低迷,不過隨后迪迪克服了腎炎病癥、征服澳洲聯賽,一步一步往上爬,終于在23歲達到了大聯盟邊緣人的水準。

紅人時期青澀的迪迪

紅人人才體系中年輕游擊手扎克-科扎特展示出若有若無的巨星潛質,當時的迪迪很難得到出場機會,隨后在一筆三隊交易中,迪迪被打包送去了亞利桑那響尾蛇。

2013年四月中旬,迪迪代表響尾蛇登場的首個打席,他便將皮球轟上了右外野看臺,也是其大聯盟生涯的首轟,很巧的是,這是夢想開始的地方、也是未來成就夢想的舞臺——紐約新揚基體育場。

由于響尾蛇隊的“銀棒獎”二壘手阿隆-希爾受傷,剛剛被交易到響尾蛇的迪迪得到了大量的出場機會,2013年百場、2014年80場,可直到24歲,迪迪身上看不出任何潛質可言,打擊缺乏力量加持,而守備上雖偶有精彩的美技,但低級失誤同樣不少,無論在打擊或是守備上的表現至多只能稱得上“及格”,距離“巨星”或“成功”等形容詞仍是天差地別。

2014賽季結束,大西洋沿岸的金元帝國紐約揚基隊剛剛告別了功勛隊長德里克-基特,游擊手位置虛位以待,此時揚基總經理布萊恩-卡什曼做了一筆三隊交易,迪迪經由交易來到了“大蘋果”,不過彼時全世界人都認為迪迪這種平凡的球員去到揚基只是打打散工,遲早會被淘汰出局。

2015賽季開幕戰,迪迪成為了基特退役后揚基的首位先發游擊手,雖然只排在第九棒,四月和五月迪迪的打擊率只有.222,并且發生了6次守備失誤,生死關頭揚基總教練喬-吉拉迪對狀態低迷的迪迪投了信任票。

迪迪加盟“邪惡帝國”

隨后兩個月,穩定心態的迪迪攻防均有全面升級,雖然打擊數據“平平無奇古天樂”,但迪迪的被三振率僅有14.7%,是一名極富耐心的打者。守備部分被提名為美聯游擊手金手套獎的候選,雖然最終落選,但這讓迪迪基本坐穩了揚基的先發游擊手位置。

迪迪就像《華爾街之狼》的男主角喬丹-貝爾福德,在來到紐約這片神奇之地,小人物成就大夢想之前,他們的野心都卑微的一文不值。

3年前迪迪迎來爆發

站在2016年回望過往,揚基在2013年和2014年錯過季后賽,隨后又在2015年美聯外卡戰又被太空人擊敗,而2016年老態龍鐘的揚基又老了一歲,他們并未瘋狂揮舞支票,所以戰績直線下滑,季中交易日揚基罕見地淪為賣家,隊內人心思動惶惶不得終日,仿佛棒球帝國即將在一夜間傾塌,除了客觀上給予了阿隆-賈奇和加里-桑切斯等年輕人成長機會,這一年揚基幾乎一事無成。

城市的另一端,相比氣候宜人的阿姆斯特丹和陽光明媚的庫拉索,陰冷潮濕的紐約讓迪迪并沒有太多的歸屬感,但迪迪從帝國大廈的落地窗俯瞰整個紐約宏偉的風貌,仿佛全世界都在他腳下,這非常容易激發一個年輕人的征服欲,他發誓要成為這座城市的守護神,首先他要成為棒球“麥加圣地”的領袖。

談起“揚基隊長”德里克-基特,迪迪表示:“揚基隊長所做的事簡直無人可及,但,我就是我。”


上一篇:東盟十國欲聯合申辦2034足球世界杯        下一篇:沒有了

上一篇:東盟十國欲聯合申辦2034足球世界杯

下一篇:沒有了

熱門搜索
20选5复式投注浙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