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治農民工欠薪呼喚長效機制

2020-01-21 12:10 來源:未知 作者:石家莊生活網
根治農民工欠薪呼喚長效機制

春節臨近,讓農民工不再憂“酬”煩“薪”帶足工錢回家過年成為一件民生大事。隨著《保障農民工工資支付條例》的公布,有關部門出臺一系列治理措施,保障農民工按時足額獲得工資取得顯著成效。同時,也應看到,勞動者維權難、建筑等行業勞動關系不明晰等問題仍待解決。
 
受訪農民工、基層干部建議,要進一步完善治理長效機制,通過狠抓落實,確保“根治欠薪”的惠民政策落地“生根”。
 
地方重拳整治欠薪問題逐步改善
 
記者在上海、貴州、云南、河北等地走訪發現,隨著地方“重拳出擊”整治,農民工欠薪問題有所改善。
 
上海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勞動保障監察管理處處長宋志宏介紹,2019年前11個月,上海勞動保障監察機構共查處企業欠薪案件4417件,將95家拖欠農民工工資的建筑企業列入“黑名單”。
 
據石家莊市勞動監察局相關負責人介紹,2019年以來,石家莊市欠薪的案件數量、整體金額同比大概下降了80%。
 
在山西挖煤的趙國強今年45歲,他認為欠薪問題“這幾年還是比過去好多了”,“大多數時候工資能足額拿到”,希望未來能有更多保障,讓農民工能夠更好地工作和生活。
 
在采訪中,有部分農民工反映欠薪問題仍然存在,討薪難度較大。記者發現,除了部分勞動者維權意識淡漠之外,建筑等行業勞動關系不明晰是導致勞動者討薪難的主要原因。
 
值得注意的是,部分用工方,尤其是建筑行業,普遍存在臺賬意識淡漠、信息化水平落后、勞動關系不明晰等問題。
 
在云南省一在建高速公路項目工地擔任邊坡防護施工班組組長的吳長軍介紹,這個項目的農民工多數通過勞務派遣或給私人包工頭干活,絕大多數沒有簽勞動合同,有的企業有意逃避責任,導致農民工維權難。
 
此外,基層勞動監察干部反映,許多建筑項目勞務用工及工資發放管理不規范,一些建筑企業防范意識不強、精細化用工管理措施落實不到位,造成欠薪隱患,如以包代管,依靠包工頭對勞務班組進行管理,工資發放時直接將款項交由包工頭,造成包工頭挪用工人工資甚至攜款藏匿事件時有發生。在工程用工高峰期,有的為了趕進度,通過包工頭層層招用工人,導致用工鏈條過長,成倍增加欠薪隱患。
 
一些基層干部坦言,各級政府都很重視“根治欠薪”等工作,有的還成立了聯合執法工作機制,但在具體執行過程中,往往存在大家都有責任,但都沒有管好的現象。此外,部分地區政府財力不足,項目支付款項周期較長,影響農民工薪資按時發放。
 
完善長效治理機制確保惠民政策落地
 
受訪農民工、基層干部建議,加強重點治理,形成監管合力,進一步完善治理長效機制,通過狠抓落實,確保“根治欠薪”的惠民政策落地“生根”。
 
持續聚焦建筑工程領域,加強重點治理。各方普遍反映,欠薪案件主要集中在建筑領域,呈現欠薪人數多、時間長、數額大等特點。
 
一些基層勞動監察干部反映,建筑建材、加工制造等工程項目從甲方到乙方,常常出現層層分包轉包。有些建筑施工單位按月發給農民工基本生活費,剩下的工資等到年底或工程完工時集中結算。中間任何鏈條出了問題,處在利益鏈末端的農民工就可能拿不到工錢。
 
進一步整頓建筑市場秩序,規范勞務用工。石家莊市長安區勞動監察大隊大隊長郭月軍認為,討薪之所以難,大都因為項目發包分包不規范,項目用工不規范,勞動關系不規范導致執法取證難、調解難。大多數農民工打工干活都是“老鄉帶老鄉,親戚帶親戚”,靠熟人,靠信義,工作流動性強、穩定性差。
 
他們建議,治理農民工欠薪問題,必須由政府主導,引導建筑企業從粗放式到精細化規范勞務管理,推動建筑產業轉型升級。同時,加快推動農民工轉變為專業化、職業化的建筑工人、制造業工人,進一步化解欠薪風險。
 
細化工資保證金落實,讓保障更加精準。2012年出臺的農民工工資保證金制度,明確要求在工程開工之前,建設單位要按照工程合同價款的3%向銀行專戶存儲工資專項資金。可是,由于建設用工很多人沒有簽訂合同,這些農民工很難被保證金制度覆蓋,最容易被欠薪。而且,許多建筑企業采用擔保公司提供的保函等非現金方式代替工資保證金,經常出現保函過期或者擔保公司與工程建設企業相互推諉的現象,從而損害農民工的權益。
 
多地基層工作人員建議,進一步強化完善工資保證金制度,促進農民工工資保證金以現金方式足額繳納,存入主管部門指定的賬戶,一旦出現拖欠農民工工資,經勞動部門查證屬實,報財政部門審核后,可以直接用預存的保證金先行墊付農民工工資。此外,以工程建設領域為重點,督促企業依法按月足額支付工資,全面推行施工過程結算、工資專戶管理和銀行代發等制度。
 
理清權責,避免治理欠薪出現“九龍治水”。在探索建立聯合治理機制的基礎上,還應有更高級別的部門牽頭,明確分管職責,對于違法轉包、分包和資質掛靠等問題,住建部門要做好查處,人社部門要強化日常執法檢查,提高各行業特別是建筑領域勞動合同簽訂率,形成監管合力。
 
貴州大學新聞社會學教授翁澤仁等認為,目前治理“討薪難”并不缺乏制度和文件,關鍵在抓落實。建議督促各地區落實屬地監管責任,健全領導機制,橫向縱向壓實責任。持續開展保障農民工工資支付工作年度考核,落實目標責任制,納入對所屬部門和下級政府的考核和監督范圍。
 
河南省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廳勞動保障監察局局長李鵬舉建議,落實已有規章制度,進一步強化對勞動合同、工資結算周期等方面的“事前”監管。同時,加強法律援助機構對討薪農民工的幫扶和引導。針對勞動仲裁、司法程序等解決欠薪問題時間較長的情況,建議在農民工“輸出”或“輸入”集中的地區成立農民工薪資清欠辦公室,專門督辦農民工討薪問題。
 

上一篇:經濟學人全球:三星手機業務換帥        下一篇:沒有了

上一篇:經濟學人全球:三星手機業務換帥

下一篇:沒有了

相關文章
熱門搜索
20选5复式投注浙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