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小鎮,一生至少要來一次

2020-01-20 16:39 來源:未知 作者:石家莊生活網1
這個小鎮,一生至少要來一次


醇正水鄉,舊時江南,這個小鎮,一生至少要來一次

 

1

和同里的相遇,似乎晚了一些。

聽聞同里,很早。中學時,家人一起去旅行,同里便是其中一站。可惜因為學業,我成了唯一被留在家里的那個人,只好望照片興嘆。

煙水小鎮,橋倚碧波,那是我對江南最初的印象。

多年以后,還是因為學業,我遷居蘇州。曾經的無限向往,開始變得唾手可得。那些錯過的、失去的、遺憾的,皆有了機會以更好的方式得到彌補。

然而,對同里心生向往,因它的大名得享,數年來,遲遲未踏足同里,卻也是因它的大名得享。

江南古鎮眾多,畏于游客熙攘,平日里更喜歡去一些知名度小的地方休憩、發呆、曬太陽,比如甪直、錦溪。

可我始終相信,每一座古鎮,都有自己的獨特況味。

我想走遍每一個遺落在時光里的古村古鎮,去親手觸摸那些遠去卻依舊生動的故事。

所有的遇見,或許會遲到,但絕不缺席。

這個冬日午后,就讓我美衣華裳,去赴了同里這場遲到的約。

2

穿過入口處的石牌坊,眼前豁然開朗。水面寬闊,兩岸粉墻黛瓦人家半落水中,含情脈脈,彼此遙相對望。

小立中川橋上,抬眸西眺,泰來橋占據了視野的大部分。

泰來,取“否極泰來”之意。

這座乾隆十一年易木為石、后重修于道光庚子年的古橋氣勢非凡,屹立同里中心,陪古鎮穿過了整個近代的亂局煙云,存續至太平盛世的今朝。

泰來橋廊頂鏤空,據說,是因為此橋地處風口,大風過境,橋頂數次蓋了又被掀,便索性隨它去罷。

拗不過自然,那就不拗。

順勢而為,反倒成就了這番后來人眼中的獨特景致。

“題柱客從云表度,涉川人向鏡中來”,橋基上書對聯。

我想,不論是一心求取功名榮顯的“題柱客”,抑或是歷經艱險、遠道奔波而來的“涉川人”,走過此橋之時,看著眼下天水難分,云藏素影,怕是要醉心于這一片恬淡寧靜中,自此拋卻名利,洗凈風塵,不愿再離開了。

醇正水鄉,舊時江南,這個小鎮,一生至少要來一次

本圖片來自網絡

3

不遠處,戲臺上唱起了梁祝。

臺下駐扎著一些戲迷,多是上了年紀的阿公阿婆,一眼便知是常客。老一輩愛戲,祖宗傳下來的寶貝,因他們這輩人的喜歡,還保留著些許生機。

至于游客,大都拍張照便匆匆離去。若是往后,越來越多的年輕人可以懂戲、愛戲,讓戲曲文化得以更好的傳承,那便是國之幸運。

鉆進人群,站定,看臺上水袖翻飛影婆娑。

這方小小的戲臺啊,千百年來,不知見證了多少世情冷暖、離合悲歡。休怪戲子無情。戲幕起,戲幕落,你我皆過客。倘若入戲太深,散場后的臺上人,又有誰來和?

醇正水鄉,舊時江南,這個小鎮,一生至少要來一次

 

4

光影在漆紅色臺柱上緩緩移動,聽戲半出,起身轉進旁邊一條巷弄。

白墻上,樹影斑駁。明暗在此交織,拼湊出一個個天馬行空的故事。有陽光的冬日,人是幸福的,單是看光與影,就足以消磨浮生半日。

醇正水鄉,舊時江南,這個小鎮,一生至少要來一次

 

小巷深深,狹窄悠長。拐角處,騎著電瓶車的身影忽現,由一個小點,一點點放大。生活在這里的人們,于傳統和現代之間,尋找著平衡的支點。

醇正水鄉,舊時江南,這個小鎮,一生至少要來一次

 

再往前,是麗則女校。

麗則女校由退思園第二代主人創辦,開了吳江女子受教育之先河。女校的部分如今已改為民宿,另一部分開放供旅者參觀。

清水磚墻,青紅相嵌,上有觀音兜,眼前是典型的中西合璧民國風校門。

走進去吧,去探尋那段民國舊時光。

醇正水鄉,舊時江南,這個小鎮,一生至少要來一次

 

教學樓前,國恥紀念碑端立亭中,彰顯著當年中華女兒的錚錚傲骨和愛國熱情。它的存在,讓這片飄著書香的溫柔之地多了幾分硬朗。

我靜立于拱形門柱交織的長廊下,思緒紛飛。

如今的女校,早已不復聽聞莘莘學子的讀書聲,只余下落滿院子的光陪著百年的老建筑,聽風吹樹葉、鳥鳴喈喈,看人來人往、世事滄桑。

醇正水鄉,舊時江南,這個小鎮,一生至少要來一次

 

醇正水鄉,舊時江南,這個小鎮,一生至少要來一次

 

5

天色將暮,還有一事莫忘,那便是,追著日光走一走三橋。太平、吉利、長慶,合稱“同里三橋”,走一圈,可以祈福避災。同里人家嫁娶,定是要來沾沾福氣的。

這三座橋,不知托起了多少動人的故事。走著走著,我亦忍不住幻想,自己是否也會跌進某個故事里。

橋頭有一小酒館,名曰“花木蘭"。夜微涼,入內坐定。臺上的歌手撥弄琴弦,淺吟低唱。我朝著門的方向望去,視線穿過彩色的燈光,落在玻璃門外的世界。時有行人路過,他們的表情各不相同。樹葉伴著清風慢慢搖,像電影中的慢動作。

同行的老友說起了從前。我靜靜聆聽,偶爾也和幾句,如此,就著老歌和新酒,細品人生滋味、世情百態。

醇正水鄉,舊時江南,這個小鎮,一生至少要來一次

 

6

良久,夜漸深。走出藏滿人們情緒的小酒館,踏入同里的夜色。

橋下,河水依舊在緩緩流淌。黑色的夜,把河水也浸成了黑色,表現出一種不可見底的深沉。霓虹的影落在水面上,勾勒出清晰的線條,夜因此又變得不那么冷峻了。

月正圓,清輝滿地。視線所及的一切都被覆上了一層薄薄的白霜。

此時的同里,行人寥寥。不見扛著大旗的旅行團,小鎮漸漸趨近于它的本來面目,一派恬淡溫柔。

醇正水鄉,舊時江南,這個小鎮,一生至少要來一次

 

忽地,對岸傳來了幾聲孩童的吵鬧。老房子還在,老居民還在,古鎮的靈魂便在。年輕的一代繼續被這片水鄉孕育著,古鎮便有了生生不息的力量。

我想啊,待到多年以后,這些孩子長大了、離家了,月光下踩著青石板追逐嬉戲的當下,將會成為他們無比懷念的童年記憶,繼而,在物殊境異的刺激下,發酵成一點濃得化不開的鄉愁。

水岸月下同嬉游,當時只道是尋常。一個人的鄉愁,往往是在童年時期刻印在骨子里的。

漫步在生活氣息濃郁的夜同里,內心一片沉靜安然。古往今來,不知有多少旅人,在這份沉靜安然中,把如斯煙水溫柔地當作了自己心靈的原鄉。

今夜,你我打此走過,皆是心歸人。

醇正水鄉,舊時江南,這個小鎮,一生至少要來一次

 

1

和同里的相遇,似乎晚了一些。

聽聞同里,很早。中學時,家人一起去旅行,同里便是其中一站。可惜因為學業,我成了唯一被留在家里的那個人,只好望照片興嘆。

煙水小鎮,橋倚碧波,那是我對江南最初的印象。

多年以后,還是因為學業,我遷居蘇州。曾經的無限向往,開始變得唾手可得。那些錯過的、失去的、遺憾的,皆有了機會以更好的方式得到彌補。

然而,對同里心生向往,因它的大名得享,數年來,遲遲未踏足同里,卻也是因它的大名得享。

江南古鎮眾多,畏于游客熙攘,平日里更喜歡去一些知名度小的地方休憩、發呆、曬太陽,比如甪直、錦溪。

可我始終相信,每一座古鎮,都有自己的獨特況味。

我想走遍每一個遺落在時光里的古村古鎮,去親手觸摸那些遠去卻依舊生動的故事。

所有的遇見,或許會遲到,但絕不缺席。

這個冬日午后,就讓我美衣華裳,去赴了同里這場遲到的約。

2

穿過入口處的石牌坊,眼前豁然開朗。水面寬闊,兩岸粉墻黛瓦人家半落水中,含情脈脈,彼此遙相對望。

小立中川橋上,抬眸西眺,泰來橋占據了視野的大部分。

泰來,取“否極泰來”之意。

這座乾隆十一年易木為石、后重修于道光庚子年的古橋氣勢非凡,屹立同里中心,陪古鎮穿過了整個近代的亂局煙云,存續至太平盛世的今朝。

泰來橋廊頂鏤空,據說,是因為此橋地處風口,大風過境,橋頂數次蓋了又被掀,便索性隨它去罷。

拗不過自然,那就不拗。

順勢而為,反倒成就了這番后來人眼中的獨特景致。

“題柱客從云表度,涉川人向鏡中來”,橋基上書對聯。

我想,不論是一心求取功名榮顯的“題柱客”,抑或是歷經艱險、遠道奔波而來的“涉川人”,走過此橋之時,看著眼下天水難分,云藏素影,怕是要醉心于這一片恬淡寧靜中,自此拋卻名利,洗凈風塵,不愿再離開了。

醇正水鄉,舊時江南,這個小鎮,一生至少要來一次

本圖片來自網絡

3

不遠處,戲臺上唱起了梁祝。

臺下駐扎著一些戲迷,多是上了年紀的阿公阿婆,一眼便知是常客。老一輩愛戲,祖宗傳下來的寶貝,因他們這輩人的喜歡,還保留著些許生機。

至于游客,大都拍張照便匆匆離去。若是往后,越來越多的年輕人可以懂戲、愛戲,讓戲曲文化得以更好的傳承,那便是國之幸運。

鉆進人群,站定,看臺上水袖翻飛影婆娑。

這方小小的戲臺啊,千百年來,不知見證了多少世情冷暖、離合悲歡。休怪戲子無情。戲幕起,戲幕落,你我皆過客。倘若入戲太深,散場后的臺上人,又有誰來和?

醇正水鄉,舊時江南,這個小鎮,一生至少要來一次

 

4

光影在漆紅色臺柱上緩緩移動,聽戲半出,起身轉進旁邊一條巷弄。

白墻上,樹影斑駁。明暗在此交織,拼湊出一個個天馬行空的故事。有陽光的冬日,人是幸福的,單是看光與影,就足以消磨浮生半日。

醇正水鄉,舊時江南,這個小鎮,一生至少要來一次

 

小巷深深,狹窄悠長。拐角處,騎著電瓶車的身影忽現,由一個小點,一點點放大。生活在這里的人們,于傳統和現代之間,尋找著平衡的支點。

醇正水鄉,舊時江南,這個小鎮,一生至少要來一次

 

再往前,是麗則女校。

麗則女校由退思園第二代主人創辦,開了吳江女子受教育之先河。女校的部分如今已改為民宿,另一部分開放供旅者參觀。

清水磚墻,青紅相嵌,上有觀音兜,眼前是典型的中西合璧民國風校門。

走進去吧,去探尋那段民國舊時光。

醇正水鄉,舊時江南,這個小鎮,一生至少要來一次

 

教學樓前,國恥紀念碑端立亭中,彰顯著當年中華女兒的錚錚傲骨和愛國熱情。它的存在,讓這片飄著書香的溫柔之地多了幾分硬朗。

我靜立于拱形門柱交織的長廊下,思緒紛飛。

如今的女校,早已不復聽聞莘莘學子的讀書聲,只余下落滿院子的光陪著百年的老建筑,聽風吹樹葉、鳥鳴喈喈,看人來人往、世事滄桑。

醇正水鄉,舊時江南,這個小鎮,一生至少要來一次

 

醇正水鄉,舊時江南,這個小鎮,一生至少要來一次

 

5

天色將暮,還有一事莫忘,那便是,追著日光走一走三橋。太平、吉利、長慶,合稱“同里三橋”,走一圈,可以祈福避災。同里人家嫁娶,定是要來沾沾福氣的。

這三座橋,不知托起了多少動人的故事。走著走著,我亦忍不住幻想,自己是否也會跌進某個故事里。

橋頭有一小酒館,名曰“花木蘭"。夜微涼,入內坐定。臺上的歌手撥弄琴弦,淺吟低唱。我朝著門的方向望去,視線穿過彩色的燈光,落在玻璃門外的世界。時有行人路過,他們的表情各不相同。樹葉伴著清風慢慢搖,像電影中的慢動作。

同行的老友說起了從前。我靜靜聆聽,偶爾也和幾句,如此,就著老歌和新酒,細品人生滋味、世情百態。

醇正水鄉,舊時江南,這個小鎮,一生至少要來一次

 

6

良久,夜漸深。走出藏滿人們情緒的小酒館,踏入同里的夜色。

橋下,河水依舊在緩緩流淌。黑色的夜,把河水也浸成了黑色,表現出一種不可見底的深沉。霓虹的影落在水面上,勾勒出清晰的線條,夜因此又變得不那么冷峻了。

月正圓,清輝滿地。視線所及的一切都被覆上了一層薄薄的白霜。

此時的同里,行人寥寥。不見扛著大旗的旅行團,小鎮漸漸趨近于它的本來面目,一派恬淡溫柔。

醇正水鄉,舊時江南,這個小鎮,一生至少要來一次

 

忽地,對岸傳來了幾聲孩童的吵鬧。老房子還在,老居民還在,古鎮的靈魂便在。年輕的一代繼續被這片水鄉孕育著,古鎮便有了生生不息的力量。

我想啊,待到多年以后,這些孩子長大了、離家了,月光下踩著青石板追逐嬉戲的當下,將會成為他們無比懷念的童年記憶,繼而,在物殊境異的刺激下,發酵成一點濃得化不開的鄉愁。

水岸月下同嬉游,當時只道是尋常。一個人的鄉愁,往往是在童年時期刻印在骨子里的。

漫步在生活氣息濃郁的夜同里,內心一片沉靜安然。古往今來,不知有多少旅人,在這份沉靜安然中,把如斯煙水溫柔地當作了自己心靈的原鄉。

今夜,你我打此走過,皆是心歸人。

20选5复式投注浙江
上一篇:聚焦:中國經濟向好趨勢“不會改變”        下一篇:沒有了

上一篇:聚焦:中國經濟向好趨勢“不會改變”

下一篇:沒有了

熱門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