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生宏觀:作為中流砥柱的消費

2019-06-18 15:54 來源:未知 作者:石家莊生活網
民生宏觀:作為中流砥柱的消費

社零增速從2018年開始下滑主要受汽車消費和非居民部門消費的拖累。在減稅降費和鼓勵消費政策支持下,預計全年社零增速不低于名義GDP增速。面對各種風吹浪打,消費將成為中國經濟增長的中流砥柱。

摘要

商品視角:汽車消費是引起社零增速下滑的重要原因

限額商品零售下滑導致社會商品零售下滑,其中汽車零售下滑尤為突出。社會消費品零售下滑未受餐飲收入拖累,限額商品零售從去年4月起下滑加劇,導致商品零售持續下滑,其中的汽車零售增速大幅下降,在10月進入負區間。

網上商品零售增速逐年放緩,但依舊遠高于商品零售增速。社會網上商品零售經過高速發展后對商品零售的影響已不可忽視,2018年在商品零售中占比達到18.43%。網上商品零售增速通常會在二四季度大幅上升,對今年下半年社零增速回暖有提振作用。

部門視角:非居民部門消費下滑是社零增速下滑的主因

居民商品零售和非居民商品零售分解后,我們發現非居民商品零售下滑導致去年社零下滑。非居民商品零售在去年企業不景氣的大環境下呈現下滑趨勢,而在消費者信心回升下居民商品零售增速有所改善。非居民商品零售在商品零售占比的上升,使得社零對居民消費的解釋力度下降。

居民消費增長不及收入增長,房貸增速過快是主因。居民消費增長在2015年后一直低于收入增長,房貸規模爆發式上升對居民消費產生擠出效應。房市收緊和減稅降費將改善居民的邊際消費能力。

政策影響:減稅降費拉動商品零售回升,服務消費保持高增長

我們測算個人所得稅減稅可拉動商品零售0.34個百分點,服務消費增長快于商品消費增長,消費結構繼續升級。我們發現居民商品消費增速低于非居民商品消費增速是合理的。在減稅降費和消費結構升級的趨勢下,2019年有可能出現非居民商品零售全年增速回升,居民商品零售增速略有放緩,消費服務維持高增速。

未來展望:消費將成為中國經濟增長的中流砥柱

社零增速將逐漸回升,預計全年增速不低于名義GDP增速。新能源汽車和國六標準等政策刺激汽車零售回升,減稅降費改善居民和非居民的邊際消費能力,合力推動社零增速回暖。服務消費增速維持高增速,全年占比有望突破五成。貿易摩擦和全球經濟放緩可能正在影響就業市場,新增就業人數均低于去年同期。

風險提示:政策推進不及預期、貿易戰升級等。

目錄

1、商品視角:汽車消費是引起社零增速下滑的重要原因

(一)商品零售大幅下滑導致社零下滑

(二)限額以上零售內的汽車零售大幅下滑

(三)實物商品網上零售的拉動作用下降

2、部門視角:非居民部門消費下滑是社零增速下滑的主因

(一)社會零售和消費的區別

(二)居民商品零售和非居民商品零售的測算過程

(三)房貸規模擴張制約居民消費能力

3、政策影響:減稅降費拉動商品零售回升,服務消費保持高增長

(一)服務消費是新增長點

(二)減稅降費對商品零售拉動的測算分析

4、未來展望:消費將成為中國經濟增長的中流砥柱

風險提示

正文

一、商品視角:汽車消費是引起社零增速下滑的重要原因

(一)商品零售大幅下滑導致社零下滑

社會消費品零售(社零)增速下滑主要來自商品零售下滑,餐飲收入依舊穩定。社零總額包括以貨幣交易方式直接售給居民部門和非居民部門的實物商品金額,以及提供餐飲服務所取得的收入金額。餐飲收入增長一直快于社零增長,尤其是進入2019年以后,餐飲收入依然保持高增速,相對的商品零售同比增速出現較大下滑(圖1)。餐飲收入屬于一種特殊的商品銷售形式,既包含實物商品又提供餐飲服務,在2018年社零總額的占比約為11%。餐飲收入增速逐年放緩,2018年環比增速為9.47%,與社零增速之間存有較大下行空間,2019年不會拖累社零增長(圖2)。

【民生宏觀】作為中流砥柱的消費:結構分解、政策影響與未來展望——宏觀預測專題報告四

【民生宏觀】作為中流砥柱的消費:結構分解、政策影響與未來展望——宏觀預測專題報告四

(二)限額以上零售內的汽車零售大幅下滑

限額以上商品零售大幅下滑導致商品零售下滑加劇,其中的汽車零售下滑尤為突出。商品零售從2018年開始出現輕微下滑趨勢,2019年增速進一步下降,由此引發對消費增長乏力的擔憂。其實,限額以上商品零售從2018年4月便已出現下滑擴張的趨勢,差距在2019年大幅擴大。汽車零售是限額商品零售中最重要的組成部分之一,汽車零售額占限額以上零售額在2017年約為28%,汽車零售增速在去年3月后出現明顯下滑,10月進入負區間(圖3)。前期小排量車購置稅減免、國五標準實施等刺激政策透支購車需求,導致2018年汽車零售在需求不足下大幅下滑。另一方面,收入是支撐消費的基礎,中下收入增速不足也是制約汽車消費的潛在因素。通過可支配收入增長均值與中位數的差距變化,我們發現汽車平均擁有量較低的中下收入群體與高收入群體的收入增長差距從2016年開始出現擴大趨勢,表明中下收入群體增速低于高收入群體增速(圖4)。

【民生宏觀】作為中流砥柱的消費:結構分解、政策影響與未來展望——宏觀預測專題報告四

【民生宏觀】作為中流砥柱的消費:結構分解、政策影響與未來展望——宏觀預測專題報告四

國六標準提前實施,新能源汽車限購解除等政策刺激汽車零售下半年回暖。今年年初汽車銷售額不如去年同期是因為部分消費者在等待國六標準的實施。國六標準于7月1日提前實施,將消除等待中的消費者的顧慮,促進汽車更新換代的需求。另外,發改委等三部門于6月7日發布《推動重點消費品更新升級 暢通資源循環利用實施方案(2019-2020年)》,提出不得對新能源汽車實行限行、限購,鼓勵地方對無車家庭購置首輛家用新能源汽車給予支持。毫無疑問,這是對汽車消費市場的重大利好,今年5月汽車零售已高于去年同期,隨著政策實施落地后需求得到釋放,下半年汽車零售增長可能快速回升,月度零售額將處于2018年之上,保持汽車零售同比正增速,從而促進社零增速回升(圖5)。

【民生宏觀】作為中流砥柱的消費:結構分解、政策影響與未來展望——宏觀預測專題報告四

(三)實物商品網上零售的拉動作用下降

實物商品網上零售增速依然遠高于商品零售增速,拉動作用逐漸減弱。經歷多年高速發展后,實物商品網上零售額在商品零售額的占比于2018年達到18.43%,表明其對社零的影響已不容小視。盡管實物商品網上零售額增速在2018年高開低走,其整體增速依舊遠高于整體商品的增速水平(圖6)。線上電商的節假日活動價格“操縱”,消費者新鮮感下降,市場趨向飽和等因素使得網上商品增速逐漸下滑。短期內網上零售增速不會低于商品零售增速。值得注意的是,網上實物商品中大額消費品占比并不高,對除汽車以外的其他零售消費品有參考作用。網上零售環比增速會在第二和第四季度有大幅度上升,對今年年初疲軟的零售增速有提振作用(圖7)。

【民生宏觀】作為中流砥柱的消費:結構分解、政策影響與未來展望——宏觀預測專題報告四

【民生宏觀】作為中流砥柱的消費:結構分解、政策影響與未來展望——宏觀預測專題報告四

二、部門視角:非居民部門消費下滑是社零增速下滑的主因

(一)社會零售和消費的區別

社會零售不等同于消費,兩者之間可相互借鑒。社會消費品零售包含餐飲收入、居民部門用于生活消費的實物商品和非居民部門用于非生產、非經營的實物商品,不包含服務消費;GDP支出法中的最終居民消費包含商品消費和服務消費,最終居民消費支出除了貨幣交易形式的商品和服務消費,還包含以其他形式獲得的居民虛擬消費支出。我們不使用人均消費性支出中的文化教育、交通和通信、家庭設備用品及服務等細分服務消費支出是因為人均消費中的服務性消費依然包含實物商品消費。我們使用統計局公布的最終居民消費中的服務占比,而非人均消費中的服務占比。另外,零售和消費存在統計口徑的不同:商品零售是從商品供給端來統計,不再區分居民部門和非居民部門;居民消費支出從商品需求端統計,同時包含購建房支出。因此,我們測算和分解的居民零售和非居民零售會存在誤差。我們的方法依然能夠提供居民商品消費和服務消費的大致變化情況。

(二)居民商品零售和非居民商品零售的測算過程

我們通過三個步驟測算和分解商品零售額中居民部門零售和非居民部門零售的季度數據。首先,我們需要推算最終居民消費支出的季度數據。根據城鄉人均消費性支出和相對應的人口規模,我們計算得出季度居民消費性支出數據。比較過去五年年末的居民消費性支出和最終居民消費,我們發現兩者之間差距穩定在17%左右,該部分為虛擬消費支出或是購建房支出。假設虛擬消費支出年內占比不變,我們可以把居民消費性支出的季度數據換算為最終居民消費的季度數據。然后,我們需要商品消費和服務消費在最終居民消費的占比。統計局在最近兩年的新聞發布會上公布2018年和2017年服務消費在最終居民消費中的占比分別為49.5%和49.2%,2013年至2017年服務消費占比的平均增速為1.02個百分點。根據服務消費占比變化,我們可以推算出最終居民消費內的服務消費額和商品消費額。最后,我們需要考慮兩者統計口徑的誤差。《中國主要統計指標詮釋(第二版)》提到2012年居民商品消費需求占實物商品社會零售的60%左右。假設2012年最終居民消費的商品消費與商品零售的居民商品零售之間3%左右誤差不變,我們可以推算出社會商品零售中居民部門商品零售和非居民部門商品零售的季度數據。

2018年社會商品零售增速下滑受非居民部門商品零售增速下滑拖累。非居民部門商品零售主要是社會集團對公務活動、商務活動等所需實物商品的購買,因此容易受商業周期影響。2018年企業景氣指數自二季度起連續三個季度出現負增長,而消費者信心指數在六月以后出現回升,與去年非居民零售增速下滑和居民零售增速上升一致(圖8)。另外,我們測算的非居民部門商品零售的占比從2012年的40%上升到2018年的50%左右,表明社會商品零售對居民商品消費的解釋能力在逐漸減弱,依靠商品零售增長反應消費增長可能已經不夠準確。我們在第三部分解釋居民商品零售增速低于整體增速的合理性。


上一篇:威海市人社局這五項措施落實社保        下一篇:沒有了

上一篇:威海市人社局這五項措施落實社保

下一篇:沒有了

熱門搜索
20选5复式投注浙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