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股捉妖記:華泰證券廈門廈禾路營業部開始獨領風騷 章太炎

2016-10-06 14:55 來源:未知 作者:admin
A股捉妖記:華泰證券廈門廈禾路營業部開始獨領風騷 章太炎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監管層對股市中異動個股的監管日益嚴格。上周五,上交所宣布對六名投資者采取盤中暫停當日交易等自律監管措施,并對28名投資者進行書面警示,對個別涉嫌存在一致行動關系的投資者進行了監管問詢。這些人涉嫌參與中毅達(12.2100.000.00%)(600610.SH)、大恒科技(12.8800.110.86%)等妖股的炒作。其中對中毅達窮追猛打的正是近期聲名鵲起的龍虎榜常客華泰證券(17.950-0.03-0.17%)廈門廈禾路營業部。

  那些被冠以妖股制造者的游資群體已經被嚴加監控,互為因果的捉妖記正在A股上演。到底游資如何制造妖股,為什么制造妖股?界面新聞記者實地探訪了華泰證券廈門廈禾路營業部以及廈門當地的游資投資人士。

  想了解游資,龍虎榜席位是個不可或缺的工具。

  龍虎榜是股票市場對“交易公開信息”的昵稱。因為“交易公開信息”過于繞口,也沒有什么氣勢,于是游資——另類的職業炒手們就將交易公開信息稱為龍虎榜。因此,龍虎榜中具有強烈個體操盤風格、有參考意義的席位就是營業部席位。

  去年9月,證監會對江浙操盤手馬信琪(市場傳言馬為徐翔的表親)進行了處罰,同時被處罰的還有另一位也發家于江浙的操盤手孫國棟。

  馬信琪涉嫌操縱暴風科技(300431.SZ)。涉及孫國棟的妖股則多達13支:分別是全通教育(26.8500.000.00%)(300359.SZ)、中科金財(49.380-0.19-0.38%)(002657.SZ)、如意集團(61.3000.100.16%)(000626.SZ)、西部證券(23.7100.29,1.24%)(002673.SZ)、開元儀器(22.6201.577.46%)(300338.SZ)、奮達科技(13.800,0.040.29%)(002681.SZ)、鼎捷軟件(27.3000.130.48%)(300378.SZ)、暴風科技、雷曼股份(17.2600.020.12%)(300162.SZ)、深圳華強(24.2200.451.89%)(000062.SZ)、仙壇股份(42.3600.170.40%)(002746.SZ)、新寧物流(15.0100.19,1.28%)(300013.SZ)和銀之杰(23.9200.030.13%)(300085.SZ)。

  自從被監管層處罰后,市場傳聞馬信琪所在的光大證券(16.2400.030.19%)寧波解放南路減少了上榜力度,無論是金額與次數,比起2015年上半年都有所減弱。而市場傳言孫國棟所在的中信證券(16.120-0.03-0.19%)上海溧陽路,風格也逐漸收斂。

  界面新聞記者獲悉,監管層對孫國棟的處罰已經發揮效力,孫國棟或已返回自己原先的大本營——光大證券杭州慶春路,減少了在中信證券上海溧陽路的活躍度。

  昔日大佬偃旗息鼓,卻把原先不太引人注意的二線營業部頂到了一線。這就是華泰證券廈門廈禾路。

  將該營業部頂到一線游資地位的股票為去年下半年的妖股——特力A(64.6400.13,0.20%)(000025.SZ)。

  特力A是軍工龍頭,去年6月暴跌后的反彈行情中,該股在一個月不到的時間便收復暴跌的失地,創出新高。而后接二連三的持續上漲,其從7月9日世紀大反彈開始的價位,到12月10日歷史最高價之間,區間漲幅達到784.97%,區間只有98個交易日。

  妖股中龍蛇混雜。最先介入特力A的是齊魯證券深圳吉祥中路,華鑫證券廈門蓮岳路,與五礦證券深圳金田路。這一波資金優先介入了特力A 7月份的反彈行情。

  然而反彈行情沒持續多久,8月份A股陷入了第二次暴跌。特力A也不例外,從51.99元跌到了18.51元,區間股價下挫近60%。

  當所有人認為妖股不過如此,特力A會跌破它在去年6月第一波下跌的低位時,特力A突然開始連續9個漲停。這個過程中,華泰證券廈門廈禾路開始獨領風騷。

  龍虎榜數據顯示,華泰證券廈門廈禾路從9月21日開始上榜,中間反復不斷出現在買入賣出的席位中,持股周期常常只有一個交易日,該股是廈門廈禾路六個月以來凈買入額第一的股票。

  廈門廈禾路最后一次出現在特力A的公開信息中是12月8日,兩個交易日后特力A創出了歷史新高。

  此后,華泰證券廈門廈禾路屢戰屢勝,曾出現在多只大比例漲幅的妖股中,如協鑫集成(002506.SZ)、暴風科技、海欣食品(002702.SZ)、光力科技(22.2200.221.00%)(300480.SZ)、梅雁吉祥(5.2900.112.12%)(600868.SH)、中毅達、深深寶A(17.090,0.734.46%)(000019.SZ),以及近期十分強勢的光華科技(20.7400.000.00%)(002741.SZ)中。

  就資金成交額而言,華泰證券廈門廈禾路近六個月的成交金額為158億元,僅次于中信證券上海溧陽路和華泰證券深圳益田路榮超商務中心,甚至超過老牌游資聚集地光大證券寧波解放南路。

  有意思的是,界面新聞記者發現華泰證券廈門廈禾路的崛起與銀河證券廈門美湖路的消失在時間上非常巧合。

  銀河證券廈門美湖路從2015年下半年開始幾乎消失在龍虎榜中。

  而在2014年年初左右,該營業部的上榜次數與金額則是另外一番景象:

  而2014年同期的華泰證券廈門廈禾路龍虎榜數據則讓人不忍直視:

  轉機出現在2014年年底至2015年年初,華泰證券廈門廈禾路頻繁登榜,到現在已經是另一番風景:

  可見,無論從資金還是上榜次數,該營業部活躍度大大增加。

  雖然從地域上很難看出游資資金來自于哪些地區和省份,但地緣優勢與服務優勢在股票操作中占據著極為重要的地位。

  地緣優勢來自于與同行線下的交流溝通,還可以獲得較低的傭金以及做短線最為重要的一項資源——高速通道。

  不過隨著量化交易、高頻交易的興起,不少資金選擇了在交易所所在地開戶。這樣做可以獲得更高速的通道,有的機構甚至將機房設在交易所內。

  因此反復上榜的二三線城市營業部中的資金,往往就是當地的游資大本營,但上海與深圳的營業部資金則未必是當地的資金。

  兩家一前一后風靡龍虎榜的廈門營業部是否有所關聯?

  一位接近華泰證券廈門廈禾路資金的福建投資界人士向界面新聞記者證實,該營業部有部分資金確實來自于銀河證券廈門美湖路。

  據了解,華泰證券廈門廈禾路的主力資金平時為人比較低調,很少和圈內人來往,操作手法還是以打漲停為主。

  上述投資人士也承認,監管層的一系列措施,包括刑事拘留徐翔,重罰馬信琪、孫國棟等人,的確對游資產生了一定的震懾作用。

  “暫停交易對漲停板戰法的資金損傷比較大,很多游資在去年6月份的暴跌里面沒受到很大損失,損失比較嚴重的階段是后來上市公司的停牌潮。即便不處在市場極端動蕩的狀態下,一旦股票停牌,就意味著不確定性,復牌時行情如何是很難預測的,而且也會困住大部分資金,降低了資金利用率。”上述投資界人士這樣表示。

  當股票處于非正常狀態,比如遭遇黑天鵝,行情突然急轉直下,高速通道的作用就顯現了。

  華泰證券廈門廈禾路營業部工作人員對界面新聞記者表示,現在幾乎已經沒有所謂的高速通道了,“通道速度其實是一樣的。”

  但上述投資界人士則介紹到,高速通道還是存在的,但數量很少,全國只有幾萬條,每年費用高達數十萬元,“營業部的說法應該是這個券商的已經賣完了”。如果不是做超短線,可能會覺得“不值這個價”。

  而高速通道也并不是字面上理解的僅僅是高速,是在極端的下單情況中,可以使得擁有高速通道的單子排在其他隊列之前。

  所謂極端情況通常指漲停或跌停。

  擁有高速交易通道的掛單會排在普通通道的隊列之前,這就意味著可以優先買到別人賣出的漲停股,或者可以優先賣出自己手里的跌停股。

  高速行情軟件比普通行情軟件更新與顯示更加迅速,但時間差沒有想象的大,通常在2-5秒之內。但這段時間足夠操盤手加以利用。

  在監管層重拳出擊之前,最常見的操盤手法是在漲停板掛出大量買單,引發其他普通投資者跟風,緊接著迅速撤掉買單,從隊列中消失,然后讓后面的跟風者成交。由于高速行情擁有幾秒鐘的時間差,等普通投資者發現大量撤單的時候,自己的單子已經成交了。

  “做超短線的人一般不聽消息,也不看股票基本面,最多看一下趨勢。只要不與趨勢為敵,漲停板戰法可以迅速見效。第一天買入,第二天高開或者盤中沖高賣出,接著再找個漲停的股票買入,次日賣出。但這個戰法在資金達到一定規模以后存在瓶頸。”上述投資人士說。

  解決瓶頸的辦法有很多,最為常見的是兩種,一種是從炒單個個股變成炒板塊,比如同時買入好幾只軍工,或者同時買入好幾不同板塊的股票,化整為零。

  這種復雜的交易如何實現?上述投資者人士介紹,一個合格的敢死隊操盤手至少有四個屏幕:一塊看漲幅榜,一塊看跌幅榜;一塊看漲速榜,一塊看跌速榜,“如果記不住股票是做什么的話,還要分屏看行業和概念指數。如果你對股票很熟悉,那么你看漲(跌)速榜就知道什么行業,什么概念在漲(跌),然后用付費軟件作出是不是要所有股票一鍵下單,一鍵清倉等指令。”有時指令太快或太復雜,還會出現烏龍指,把代碼或金額打錯。

  另外一種則比較偷懶,直接把多余資金外包給其他做投資的機構或個人,也就是購買股票類投資產品,同樣還是化整為零。

  對于當下的形勢,上述投資人士表示只能輕倉做單只股票:“現在風聲鶴唳,對倒、頻繁撤掛單的不是刑事拘留就是從重處罰,還有些被關小黑屋(暫停交易)。加上行情不好,所以除了從強者恒強的邏輯去反復做一些概念股,實在也想不到其他能讓資金增值的方法。”該人士這樣解釋妖股在熊市大行其道的邏輯。

  由于操作手法的限制,他們對妖股的判斷也出現了風險,所以他們也在“捉妖”。“買的時候也不會知道這個股票會不會成為妖股,這里面有很多賭博的成分。”

  至于其他的投資渠道,游資們則并不是很感冒,比如近來火熱的房市。在他們看來房子一是流動性不好,在股票上尚且一日游,把資金困在房子上就更不值得;二來大部分人已經解決了自身住房問題,沒有剛需;三來不希望露富,“槍打出頭鳥”,也正因為如此極少有人會選擇將自己陽光化。P2P之類的產品,他們也并沒有太關注。“我們花了大量的資金與精力也并未能完全理解股票,哪有空閑去弄其他的呢?”

  對于做莊的操作手法——買入底倉,收集籌碼,拉抬,出貨,上述投資人士向界面新聞記者透露目前幾乎不存在這樣操作的空間:“交易所已經監控了所謂的‘T+0’交易(一種有底倉導致投資者可以在當天實現同時買入與賣出的操作模式)。只要你有底倉,在同一天出現買入和賣出就會被警告,而且現在雖然每個身份證可以開20個賬戶,也有些人操作別人的賬戶,但是交易所還是可以把處罰落實到操作的個人。一旦被發現就是被罰金與關小黑屋。這樣做實際上增加了時間成本,首先做莊就要埋伏很長時間,然后被限制交易什么的又要被關閉一段時間,這些時間足夠我去追很多其他的漲停板了。而做漲停板這種超短模式的一個特點就是不要和主力耗,既然這樣怎么會有人自己就去做主力呢?”

  游資的成長并未一帆風順,有時一年百萬變千萬,有時一年千萬變百萬,“爆倉更是人人都試過。”

  上述投資人士透露,去年6月份的下跌,圈內認識的基本都能躲過,回撤很小。沒躲過的有人抓住7月份反彈加杠桿,資金量也一下翻倍,超過牛市的資金規模。“但也有人雄心壯志的加杠桿,后來又沒躲過8月份的下跌,欠下大筆債務落荒跑路的。”

  是否想過離開股市?“從未想過離開這個領域”游資們的回答和熱門美劇《億萬》中的華爾街大鱷們一致。“當個職業炒手,每天也不需要和別人交流,工作極為簡單,就是看盤、交易、檢討交易(復盤)。對我而言,賬戶里的資金也不是錢,只是數字。所以漲了,數字增加了,我就賣掉,(后面還漲)和我沒關系了;同樣,跌了,數字減少,我就割肉,割完就進入下一個交易周期,(后面還漲)和我也沒關系了,沒有什么舍不得。”一位職業抄手這樣說。

  除了看盤,職業炒手們的生活也類似極簡主義式的修行:運動鍛煉,隔一段時間出門旅行等等。

  與尋常活躍在社交網絡的投資人士不同,這些上榜的操盤手們都不喜歡使用社交軟件,大部分人不僅不懂微博微信如何發送狀態,連如何發紅包都不清楚。“心態平和,從未想過用推薦股票或者預測走勢來換取其他人的關注”,這樣的習慣客觀上杜絕了參與內幕交易的機會。

  但這些職業炒手卻熱衷參與各種股吧論壇里的炒股大賽,通過貼交割單的方式結交各種高手。“即便這樣,也很難認識值得交往的同行,因為有些交割單也是作假的。有人會期待在各種炒股大賽中出風頭,然后馬上發產品。但后來產品的業績其實和他參加炒股大賽的水平完全不同。”上述人士說。

  現在,這些職業炒手的生活還在繼續,監管層的嚴格監管也在繼續。


上一篇:九款超級美味又營養的粗糧粥 健康身體全靠吃粗糧 魏明帝曹睿        下一篇:李曉旭正式進入康復期 坐在椅子上也要練投籃 meizu
相關文章
熱門搜索
20选5复式投注浙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