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第一才女李清照的感情史

2020-01-19 11:32 來源:未知 作者:石家莊生活網
揭秘第一才女李清照的感情史

李清照出生在書香人家,她的夫君趙明誠出身官宦世家,兩人可說是門當戶對;更難得的是,她和趙明誠都酷愛文學和金石書畫,兩人可說是志趣相投,佳偶天成。作為宋朝獨樹一幟的著名女文學家,李清照的愛情,一如她的詩詞,婉而多曲,蘊藉深厚,令人蕩氣回腸。

 
  •  

  •  

  •  

  •  

  •  

18歲的李清照嫁給21歲的趙明誠,新婚燕爾,這期間的詞風纏綿動人。

李清照自幼天資聰穎,少女時便有詩名。她的少女之作,就是這首曾名動汴京的《如夢令》:“昨夜雨疏風驟,濃睡不消殘酒。試問卷簾人, 卻道‘海棠依舊’。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

趙明誠作為一名文學愛好者,對李清照的詩詞贊賞不已,因而在一次與好友李迥(李清照堂兄)游相國寺邂逅這位天才少女后,便心生愛慕,一見鐘情,回家就懇請父親去提親。于是,兩人于1101年,即徽宗建中靖國元年結婚,結婚時李清照18歲,趙明誠21歲。

因趙明誠結婚時仍在“太學”(中國古代的最高學府)讀書,這對新婚燕爾的新人不得不短暫別離,常常只能半月相聚一次,因而此時李清照的詞作,多是閨中少婦的寂寞與惆悵;然而這寂寞與惆悵中,卻透著纏綿的柔情與思念的甜蜜。這期間最具代表的,就是這首《醉花陰》——

薄霧濃云愁永晝,瑞腦銷金獸。佳節又重陽,玉枕紗櫥,半夜涼初透。

東籬把酒黃昏后,有暗香盈袖。莫道不銷魂,簾卷西風,人比黃花瘦。

據說趙明誠收到李清照寄來的這首詞后,深受感動,也想寫一首同樣水平的詞來思念妻子,頗有較勁的意味。因而他閉門謝客,連寫三天三夜,共寫了五十首詞,然后抄寫李清照的《醉花陰》混雜其間,請朋友陸德夫品評。陸德夫品評的結論是:“只有三句最好。”正是李清照所寫的“莫道不消魂,簾卷西風,人比黃花瘦”三句。趙明誠這才徹底折服,甘心拜倒在妻子的石榴裙下。

結婚兩年后,丈夫外出做官,兩地相思,這期間的詞風纏綿悱惻。

李清照結婚兩年后,趙明誠外出做官,兩地分居,相見的次數更少。兩人雖非出身寒門,但因趙、李家族,“素貧儉”,且兩人愛好相同,遇名人書畫奇器,均不惜典當換取。趙明誠剛做官時曾對李清照說:“寧愿飯蔬衣簡,亦當窮遇方絕域,盡天下古文奇字。”也就是說,趙明誠雖做官,卻很窮,平時沒什么積蓄,每次告假回家,也要典當衣物換錢作路費,或買些喜愛的碑文回家,然后夫妻“相對展玩咀嚼”,樂此不疲。

但每次相聚時的融洽與快樂,更增別離后的眷戀與不舍。兩人分別后,李清照也是常給丈夫寄詞以托相思。這期間李清照的詞作,多纏綿悱惻,仿佛在訴說自己的相思之苦。這首《一剪梅》,便是她與丈夫倍受兩地相思之苦的寫照——

紅藕香殘玉簟秋。輕解羅裳,獨上蘭舟。云中誰寄錦書來?雁字回時,月滿西樓。

花自飄零水自流。一種相思,兩處閑愁。此情無計可消除,才下眉頭,卻上心頭。

遠離宦海,歸隱故土,安享12年閨房之樂,這期間鮮有相思之詞。

李清照的公公趙挺之曾官至副宰相,因陷入黨爭,為相兩年后便被罷免,不久客死京都。想遠離宦海風波的趙明誠與李清照,約于1107年底回青州故第歸隱,這對常受相思之苦的眷侶終得安享閨房之樂。

但他們的閨房之樂與眾不同,并非“聲色”之樂,而是“治學”之樂。如有一次趙明誠偶得白居易手跡,便狂喜急馳回家,拿與妻子一同觀賞,直至晚上燃盡了兩根蠟燭,都不愿意入睡,其樂融融。

他們常愛玩的“飲茶助學”游戲,更是被后世文人津津樂道:一人說出古書上的一個典故,另一人則要答出這典故的出處,且要說出是在哪一部書的哪一卷、哪一頁、哪一行,答對者可先喝茶,答錯者就得為對方奉茶。游戲過程中,夫妻有時笑鬧不已,樂到翻天,甚至茶倒潑了滿懷。對他們這種別出心裁的閨房之樂,清代的納蘭性德曾詩云:“賭書消得潑茶香。”

然而這種閨房之樂,在徽宗宣和二年(公元1120年)趙明誠復出為官后宣告結束。細算起來,他們回青州居住了12年。這12年是李清照一生中的黃金時代,婚姻生活幸福,治學成果豐碩,在她現存的詞作中有三分之一是在青州完成,幫助丈夫完成了《金石錄》30卷,錄所藏金石拓本共2000多種,上自夏商周三代,下至隋唐五代,包羅萬象。

因在一起時得安享閨房之樂,這期間自然鮮有相思之詞。但不知為何,復出為官的趙明誠并沒有帶上李清照。頗感悲觀和失望的李清照又開始以詞寄情,她在《鳳凰臺上憶吹簫》的下闕中寫道——

這回去也,千萬遍《陽關》,也則難留。念武陵人遠,煙鎖秦樓。惟有樓前流水,應念我、終日凝眸。凝眸處,從今又添,一段新愁。


上一篇:越吵感情越好的星座,不矯情,不冷戰        下一篇:沒有了

上一篇:越吵感情越好的星座,不矯情,不冷戰

下一篇:沒有了

熱門搜索
20选5复式投注浙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