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殘疾人新生活的重建

2019-06-24 14:51 來源:未知 作者:石家莊生活網1
為了殘疾人新生活的重建

在日前召開的博鰲亞洲論壇全球健康論壇大會上,“為了殘疾生命的重建:康復大學建設研討會”成了論壇的熱點之一,引起了社會廣泛關注。

當前,我國約有8500萬殘疾人,以及4400萬失能和半失能老人,對康復醫學有著迫切需求。但相對于關注疾病本身的臨床醫學而言,康復醫學還很年輕,它聚焦的是身體功能的提升和恢復,幫助患者回歸家庭和社會。在推進健康中國的過程中,康復醫學還面臨著很多的現實問題。

海量患者呼喚康復醫學

康復醫學是在20世紀中期才正式被確立為一門學科,至今不過半個多世紀。而我國康復醫學真正的發展,還是近二三十年的事。

早在20世紀90年代,生活在蘇北小城的王鳳剛和妻子,就與新生的康復醫學不期而遇了。那年冬天,醫生給他們8個月大的女兒王憶下了一道判決書,“小腦偏癱,很可能終身不能說話和走路”,讓這對夫婦的心一下子墜入了深淵。從此,夫婦倆帶著女兒走上了四處尋醫問藥的道路。他們渴望女兒能像正常孩子一樣生活,哪怕僅僅能夠喊一聲“爸爸、媽媽”。開始,他們并不知道什么是康復醫療,因為那時有限的康復醫療資源幾乎只集中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

在我國,像這對夫婦的女兒那樣,身體功能出現各種障礙的殘疾人實在太多。中國殘聯提供的數據顯示,我國殘疾人數量高達8500萬,波及2.6億的家庭人口。同時,對于一個老齡化國家來說,我國還有4400萬的失能或者半失能老人;而對于一個慢病死亡人數占總死亡人數高達85%左右的國家來說,我國大約有2億多慢病群體。

“慢病不僅影響個體的生活質量,還給社會和家庭帶來巨大的經濟負擔和壓力。”長期關注康復醫療發展的中國工程院院士、天津中醫藥大學校長張伯禮告訴記者,康復醫學能夠針對疾病的功能障礙,用主動訓練和再訓練的路徑,讓患者的軀體功能、心理功能得到最大限度的提升。

“以腦卒中患者為例,積極的康復治療能使70%的存活者重新獲得行走和生活自理能力,其中30%可以恢復工作。如此,我國每年可節約數以十億計的醫療支出。”張伯禮說,更重要的,經過康復治療,很多患者可以重新恢復身體功能,過著正常而有尊嚴的生活,重新回歸社會。

然而,目前我國的康復治療機構及其能提供的康復服務很有限,能夠接受康復治療的患者僅占其中的12.6%,存在著巨大的醫療缺口。

康復醫療的進步擴大了受益面

康復治療,不僅意味著大量的時間成本、經濟成本,還有對患者及其家人承受力和耐力的考驗。

王鳳剛三十年來經歷了太多的苦辣酸甜。1994年,他和妻子背著五歲的女兒慕名來到位于北京市馬家堡的中國康復中心,每月3500元可以享有水操、球操等先進的治療項目,但高額的治療費用讓其望而卻步。他們曾看到,有的腦癱嬰兒被人扔在醫院門口。那一刻,他們抱緊女兒,發誓決不放棄。

30年間,王鳳剛的女兒王憶做了三次大手術,夫妻倆不間斷地尋找能做康復治療的地方,他們還自學為女兒推拿、針灸和做一些康復訓練。

可以說,王憶身體功能一點點恢復的過程,也是伴隨和見證著我國康復醫學發展和進步的過程。目前,全國二級以上綜合醫院獨立設置科室開展康復醫療服務已經有了一定規模,甚至有些社區衛生機構,也開始為患者提供康復醫療服務了。與此同時,有更多的治療項目被納入了醫保,越來越多的慢病患者因康復醫學而受益,一些慢病患者找回健康不再需要熬那么多年了。

就在一個多月前,家住安徽合肥的離休干部孫棟因為說話有些含混,被家人送到安徽醫科大學二附院神經內科就診,經診斷為“腦梗”。好在救治及時,但老人四肢和吞咽功能受到了很大影響。接下來,醫院安排的針灸、推拿、電擊等康復治療讓老人身體功能得到了較好的恢復。“我相信我自己能夠重新站起來,出院后還能和老戰友們一起遛彎聊天。”老人微笑著說。

“康復醫學是一門改善和提升人體功能水平的綜合性學科,有其獨特的學科內涵。它不僅包含醫學康復,還涵蓋社會康復、職業康復、教育康復、康復醫學工程等,涉及很多學科,會不斷為慢病患者帶來福音。”張伯禮說。

期待有效、夠用的康復醫療

健康是幸福的基石。

隨著健康中國戰略的實施,2016年,《“健康中國2030”規劃綱要》印發,其中明確指出,要強化早診斷、早治療、早康復,實現全民健康。

王憶今年30歲了。30年來她一直在康復的道路上奮斗。“奔跑,我一直在奔跑,以最獨特的方式奔跑。跌倒也好,流血也罷……一路的堅持,只為遇見最期待的風景……”

這是她寫的一首詩歌中的片段。作為一個曾經的重度腦癱患者,連含混說上一個詞語都要用上全力,自己洗澡、吃飯都做不到的人,如今已經能用文字向世界展示她的康復奇跡——用唯一一個靈活的手指在鍵盤上敲出了一百多萬字的散文和詩歌。

記者從中國殘聯了解到,在全國的腦癱患兒中,王憶是恢復得特別突出的一個。為什么大多數患兒做不到呢?除了王憶父母執著的付出,以及王憶本人身體情況和意志力之外,還有我國康復醫學發展水平不高的問題。

張伯禮指出,康復醫學的發展還面臨著許多現實問題。例如,康復醫學目前還是掛在臨床醫學下面的二級學科,學科的發展受到了嚴重限制;我國現有的康復人才還遠不能滿足現實需要,參照國際平均水準,人才缺口至少有十幾萬之多;康復設備和身體輔助器具的研發需要創新和加快速度……

其中,人才是康復醫學得以發展的關鍵,這也是康復大學建設引起社會關注的重要原因。“應加快推進康復大學的建設,同時,有必要針對殘疾人康復、慢病康復、精神康復等方面開設對應專業,培養更多高質量的康復醫學專門人才。”張伯禮指出,這是健康中國建設的重要組成部分,同時也是我國醫學人文精神的體現,應該得到更多的重視。

人人健康,才能全面小康。小康路上,誰也不能掉隊。在研討會上,中國殘聯主席張海迪呼吁,康復是殘疾生命的重建,也是殘疾人新生活的重建。這是對生命的關懷,也是對人的尊嚴的維護。

據悉,在美麗的青島,中國第一所國家級康復大學正在籌建中,它將秉持先進的康復理念,融合臨床醫學、生命科學和人文科學等,培養更多的優秀人才,為患者提供更好的康復醫療服務。

上一篇:中國十大最具潛力都市圈名單出爐        下一篇:沒有了

上一篇:中國十大最具潛力都市圈名單出爐

下一篇:沒有了

熱門搜索
20选5复式投注浙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