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與人工智能:AI時代的藝術邊界

2020-01-20 12:12 來源:未知 作者:石家莊生活網
藝術與人工智能:AI時代的藝術邊界

  第31期“藝海問道”文化論壇:AI時代的藝術邊界
 
  第31期“藝海問道”文化論壇現場
 
  時 間:2020年1月16日
 
  地 點:北京市朝陽區東土城路15號中國文化報社
 
  研討嘉賓:
 
  范迪安(中央美術學院院長、中國美術家協會主席)(書面發言)
 
  尚 輝(中國美術家協會美術理論委員會主任、《美術》雜志社
 
  社長兼主編)
 
  張子康(中央美術學院美術館館長)
 
  費 俊(中央美術學院設計學院教授、北京媒體藝術雙年展 策展人)
 
  韓倚云(北京航空航天大學副教授、北京詩詞學會副會長)
 
  張 弛(通信學博士、知名科普作者)
 
  羅 嬌(京東方科技集團數字藝術事業群平臺運營負責人)
 
  徐 漣(中國文化報社副總編輯)
 
  高 昌(中國文化報社理論部主任)
 
  周志軍(中國文化報社理論部副主任)
 
  主持人:徐 漣
 
  徐漣(主持人):如果繪畫、詩歌、音樂、舞蹈不再出自人類的情感,而是來自智能機器的隨機創作,你能接受這樣的藝術嗎?
 
  藝術的概念與內涵從它出現的那一刻起,就在不斷地變換與發展之中。時至今日,也沒有人能對藝術進行準確定義,但藝術是否仍有其內在相對穩定并成為共識的特點:它始終是人的創造,以審美感知為特征,以情感表達為訴求,以觀念傳達為目的,反映并創造著人的生活世界?隨著AI(人工智能)程序繪制的美術作品拍賣成功,微軟小冰在美術館舉辦畫展,AI樂隊在舞臺上表演……越來越多這樣的現實事件的發生,不僅讓我們思考技術如何影響今天的藝術創作,更讓我們思考,藝術在今天,能夠為技術創新帶來什么樣的動力與影響?藝術在未來,能夠為人類自身的發展提供何種形塑力量?藝術是否需要邊界?未來的藝術形態是仍由各類館藏的作品來界定,還是變成數碼科技無窮的0和1的組合?
 
  本期“藝海問道”文化論壇以“AI時代的藝術邊界”為主題,邀請各位專家就以下話題展開探討:藝術與科技的關系,是融合還是顛覆?既然程序由人設定,那么程序創作的作品是不是藝術?藝術是什么?新技術時代的藝術創作有沒有邊界,該遵循什么樣的倫理原則?未來美術館的存在形式,是收藏作品還是存儲數據……希望大家的發言能夠碰撞出火花,引發更多新的思考。
 
  藝術與人工智能是一種共生關系
 
  范迪安: 中國文化報社“藝海問道”文化論壇組織“AI時代的藝術邊界”議題的研討,我認為抓住了熱點也突出了焦點。人類藝術的發展總在不同時代遇到變化的社會條件和新的文化語境,在某種程度上,條件和語境既是藝術形式乃至形態變革的契機,更是催生嶄新藝術語言乃至新型藝術傳播方式的內在動力,而藝術創新所體現出的成果,又匯合成為特定時代的文化特征。
 
  毫無疑問,人類正在迎來智能時代。人工智能、機器人、云計算、生物基因、區塊鏈、5G通訊等新興科技的發展為人類文明的進步提供了廣闊的空間和巨大的機遇。中國近年來在科技創新方面的成就舉世矚目,站在了人類科技革命的前沿,這使中國藝術的創新發展有了在前沿發揮作用的意義。
 
  以人工智能為代表的科學技術具有超強的圖像與形象的制作能力,經過圖像學習、儲存和分析,人工智能不僅在模仿性的圖像制作上占有優勢,也逐漸在思維性的圖像創作上體現優勢。當然,我們目前不用擔心人工智能的圖像作品因擁有個性的風格而取代人類藝術家的存在,但運用、借助人工智能創新圖像生成語言,對于拓展藝術形式有著廣泛的意義,而“人機互動”“人機互補”“人機融合”,使人的智能與機的智能深度結合,也將有助于開創圖像世界新的景象。
 
  在世界范圍內,藝術與科技的跨學科融合正在成為面向未來的教育革新的重要標志之一。中央美術學院作為這一新學科的有力推動者,2019年正式將“藝術與科技”設立為央美第22個本科專業,并通過舉辦北京媒體藝術雙年展、“未·未來”國際教育論壇、EAST科技藝術季等學術活動逐步形成了該領域的國際學術平臺。目前,中央美院正在整合資源,籌辦專門的藝術與科技研究機構。
 
  藝術與人工智能的關系將不是簡單的取代關系,而是一種共生關系;藝術與科技的交叉融合正是要創建一種跨學科的交互式共生模式,并形成跨領域的產業創新成果。藝術與科技的跨學科實踐也將產生新的文化價值、美學價值、思想價值、倫理價值,而這種跨學科實踐需要新思維、新方法、新模式、新工具和新資源,需要匯聚來自藝術界、科學界、教育界和產業界的多維能量,共同推動全球文化與科技的融合,建構跨地域、跨領域的文化創新共同體。
 
  AI只是人類藝術創造的一種新途徑
 
  尚輝: 表面看,AI時代智能機器人不斷取代人類的一些智力勞動,甚至某些AI能模仿人類的藝術創作。那么,AI藝術是否因此就能夠突破人類藝術的邊界了?這種擔憂有理由,但也顛倒了人機主體性關系。從本質上說,藝術是人類心理、精神與情感的創造物,而不是智能機器的產物;如果某一天AI產生了精神或情感并真正產生了AI藝術,那么,它或者是人類精神情感的藝術的模仿、復制或整合,或者是產生了不屬于人類的藝術。就人類藝術而言,因每個時代不同、每個藝術家的人生經歷與表現語言不同,也便形成了不同時代、不同藝術家的獨特藝術創造。這種藝術原創性總是圍繞著人類自身精神情感問題的訴求與解決而產生的。從這個意義上說,即使再智能的超AI也仍然是人類的附屬,永遠都不可能是人類藝術的主體。
 
  實際上,從目前的AI藝術來看,只是某種程度上對已有人類藝術創作現象的模仿,音樂上的智能演奏也只是模仿某位演奏家演奏的樂曲,文學上的智能創作只能是對已有詩詞句章的重組,美術上的智能繪畫僅是對已有藝術風格的重現或重新整合,還根本談不上AI作為一種獨立存在物的智能創造。這種高度體現了科技與藝術結合的新媒體藝術絕不是AI自己創作的作品,而是人類利用新媒體來反映人類自身問題的作品。這種藝術與科技的結合只是產生了一種新的藝術體裁,并沒有改寫人類運用媒介來表達心理、精神與情感這個基本的藝術定義。實際上,藝術的本質和科技發展之間的關系并非是平衡的;也不是人類社會進入AI時代,一切非AI時代的藝術都會落伍和過時。因為,藝術是有關人的自身機能的審美創造,是否需要通過先進的科技來體現并不重要。這正像承載文學、音樂、舞蹈的媒介是詞語、管弦、身體一樣,時代特征并非體現在對這些文學藝術媒介的改變,而是這些媒介被每一代人重新賦予的屬于他們成長與生活的那個時代的精神與情感。甚至,灌注在這些藝術之中的某種東西是恒久、神圣的,這就是通過作品對人類本質的人性的揭示與發掘。因而,我認為,如果AI藝術突破了既有的藝術邊界,那也不是AI藝術的突破,而是人類運用AI的突破與延伸。
 
  藝術與科技的跨學科語境
 
  費俊:今天我們討論藝術與科技,需要運用跨學科的語境來理解這門新學科產生的歷史、意義和價值,也需要運用跨學科的邏輯來重新架構藝術與科技實踐和教育模式。我們今天應用的學科系統是建立在工業時代的產業結構邏輯上的,面對由科學和技術的高速發展所形成的信息時代,以及即將到來的AI時代,由哲學、藝術、社會學、人類學、心理學、法學等構建的認知系統的嚴重滯后和倫理系統的逐漸失效,是今天構建藝術與科技這門新學科的時代語境。
 
  在中國思想中,倫理指人與人、人與自然的關系以及處理這些關系的規則。中國人形成了基于人倫、天倫的處世原則,并架構了基于物理、道理、天理的認知系統。中國哲學家們關于“技”與“道”的辯證正是對于技術與倫理的哲學思辨。從藝術史的歷史維度來看,科技一直是推動藝術語言發展的主要動力之一,今天我們討論這樣一個似乎并無新意的話題,是因為我們需要從藝術學的語境中跳脫出來,以跨學科的方式來重新看待藝術與設計從創作價值、創作場域、創作方式到創作輸出等維度的變化。從創作價值方面,藝術與設計實踐不僅生成美學價值,更輸出了倫理價值;在創作場域方面,由虛擬現實與物理現實不斷交疊而形成的混合現實,將成為藝術家和設計師新的工作場域;在創作方式方面,人機協同式的創作將拓展藝術家的創造力,以工作室為基礎的藝術實踐將轉向以跨學科實驗室為核心的實踐模式;在創作輸出方面,以創造圖像或實物為主要目標的實踐可能會轉向以創造具有生成圖像或實物能力的智能系統或算法的創建。
 
  藝術作為人文學科的代表學科之一,它的核心價值不只是美學價值,更是批判思維和創意思維帶來的人文和創新價值,藝術家將成為倫理秩序建設以及科技創新發明的重要參與者,藝術與科技的融合不僅使得科技有了倫理考量,而且能幫助科技發現創新應用場景。
 
  科技倫理秩序的討論和建立不僅僅是科學界的責任,還需要哲學、藝術、社會學、人類學、法學等和其他學科的介入,這個討論甚至需要我們放棄人類中心主義的視角,來從廣義的生命角度重新思考技術對于生命體、自然環境、動植物生態、人類社會的深遠影響。

上一篇:以創新科技驅動中國癌癥早篩產業升級        下一篇:沒有了

上一篇:以創新科技驅動中國癌癥早篩產業升級

下一篇:沒有了

熱門搜索
20选5复式投注浙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