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智能機毀掉的一代! 德國進口奶粉

2017-08-20 13:36 來源:未知 作者:網上百家樂游戲
被智能機毀掉的一代!  德國進口奶粉




  現在的青少年更喜歡宅在家里上網,而不是外出參加聚會。從人身安全上說,他們似乎更讓家長放心,但從心理健康的角度來說,他們卻處在了危機邊緣。這篇文章的作者是地亞哥州立大學心理學教授珍·M·特文格(Jean M. Twenge)。以下是原文內容:
 
  雅典娜(這是個化名,因為她未成年)13歲,住在德克薩斯州休斯敦,她從11歲起就有了自己的iPhone。
 
  雅典娜和朋友的消遣方式是逛商場。但她們去商場的次數很少,大約每月一次,在商場里,她每隔一小時或每30分鐘就和媽媽聯系一次,確保安全。更多的時候,雅典娜和朋友們在手機上一起玩。她們使用的是Snapchat。
 
  雅典娜大部分時間都是一個人宅在房間里玩手機。“我們其實不知道手機出現之前的生活是怎樣的。我想,我們喜歡手機勝過了喜歡真人。”
 
  我從22歲讀心理學博士起,這25年來一直在研究世代之間的差異。比如,相比于嬰兒潮世代,千禧世代是高度個人主義的一代。
 
  2012年左右,我注意到青少年行為和情緒狀態突然發生變化,千禧世代的很多獨有特征開始消失。以前的變化都是平穩、緩和地發生的,我沒有見到過這種“異軍突起”的變化。
 
  千禧世代和之前世代的最大區別在于看待世界的方式,而今天的青少年與千禧世代的不同之處不僅僅有這一點,還包括他們如何度過自己的時間。這一代青少年的日常體驗與僅僅數幾年之前的一代人已經有了根本上的不同。
 
  2012年發生了什么事情,竟會導致行為如此劇烈的轉變?
 
  當時,擁有智能手機的美國人的比例超過了50%。
 
  活在智能手機上的一代人
 
  在研究青少年的態度和行為時,我和雅典娜這樣的年輕人進行了很多的交談。我把這一代人稱為iGen世代。他們出生于1995年至2012年之間,是在智能手機的陪伴下長大的。他們在高中之前就擁有Instagram帳號;互聯網誕生之前的事情不存在于他們的親身記憶之中。雖然千禧一代的成長過程中也有網絡相伴,但是他們并不是不分晝夜時刻在線。iPhone于2007年推出時,iGen中年齡最大的成員也才10歲出頭。2010年iPad推出時,他們大多是高中生。2017年對5000名美國青少年進行的一項調查發現,其中四分之三都有iPhone。
 
  從社交互動的方式到精神健康狀況,智能手機的出現徹底改變了青少年生活的方方面面。不論階層、貧富和種族,全國各地和各類家庭的青少年都受到這種變化的影響。只要是能上網的地方,十幾歲青少年都是“活在智能手機上”的。
 
  這種變化有利有弊。
 
  青少年更喜歡宅在家里上網,而不是外出游玩聚會。他們的人身安全更有保障了,車禍和酗酒可能性下降了。
 
  然而,從心理上來說,他們比千禧一代更容易受到傷害:自2011年以來,青少年抑郁癥和自殺率急劇上升。有人說,iGen世代處在幾十年來最嚴重的心理健康危機的邊緣,這個說法并不夸張,而造成這種情況的一個因素就是手機。
 
  智能手機和社交媒體的崛起,引發了我們在很長一段時間內曾未見過的“地震效應”。一些令人信服的證據表明,手機對青少年的生活產生了深遠的影響——而且使得他們非常不快樂。
 
  獨立的魅力減少了,他們是一代“宅”人
 
  對前幾個世代來說,獨立自主的魅力非常大。舉個例子,在我10多歲的時候,我的朋友們都渴望獲得駕照,不再受到居家位置的局限。父母會問:“你什么時候回家?”我們則會回答說:“必須在幾點前回來呀?”
 
  如今的青少年卻不太喜歡出門。這種變化令人驚訝:2009年時8年級(相當于中國初二)學生出門的次數,都比2015年時12年級(相當于中國高三)學生的出門次數多。
 
  如今的青少年約會的次數也減少了。交往早期的“好感”階段(比如“他喜歡你!”的階段),現在被孩子們稱為了“聊天” ,因為這個階段的主要活動是用手機互發短信。少男少女們經過一段時間的“聊天”之后,可能會開始約會。但是,2015年只有56%的高三學生外出約會,而之前的幾個世代這個數字可以達到85%。
 
  對現在的青少年來說,駕照也不是那么重要了——媽媽爸爸能開車就行,自己沒有必要開車。一位21歲的圣地亞哥的學生說,“我父母開車接送我去各種地方,從來沒有抱怨過,所以我一直都沒有去學車。 直到有一天媽媽告訴我,她不能再開車送我去學校了。”結果這個女生終于在18歲生日的6個月后拿到了執照。青少年拿駕照還需要父母催促,這對前幾代人來說是不可思議的事情。
 
  獨立是需要成本的——你需要有錢來付汽油費,有錢為聚會買酒。之前的幾個世代,孩子們會打零工,渴望為自己的自由和獨立存些錢。但是,iGen世代的青少年沒有這么做。 在1970年代末,有77%的高三學生都在邊學習邊打工掙錢。而到2010年中期,這個數字降到了55%。
 
  為什么如今的青少年遲遲不愿意承擔成年人的責任,去享受成年人的樂趣呢?經濟轉型和育兒趨勢是兩個因素。在現在這個信息經濟時代,接受高等教育比提早工作的回報率更高,所以父母傾向于鼓勵孩子留在家中學習而不是去打零工。而青少年似乎對這種安排很滿意——但這不是因為他們好學,而是因為他們的社交生活轉移到了手機上,他們不需要離開家里也能和朋友一起消磨時光。
 
  手機使用增加了,幸福感減少了
 
  iGen世代的閑暇時光并不少。那么他們在這些時間里做什么呢?
 
  他們獨自待在自己的房間里玩手機,而且心情常常很憂郁。
 
  盡管如今的青少年在父母同一屋檐下的時間更多,但和父母的親密程度卻并沒有增加
 
  雅典娜經常對父母的話充耳不聞,把全副注意力放在了手機上。她花了很多時間和朋友交往,但是都是通過Snapchat。她說:“我和手機打交道的時間,比和真人打交道的時間長。”
 
  從2000年到2015年,每天都和朋友們聚一聚的青少年人數下降了40%多。這些本來可以用來和朋友聚會的時間被他們花在了手機上。
 
  而一項調查顯示,在手機屏幕上花費時間比較多的青少年更有可能不快樂,而在其他活動中花費時間更多的青少年可能更快樂——各種“屏幕活動”都和較少的幸福感相關聯,各種“非屏幕活動”都和較多的幸福感有關聯。
 
  當然,這些調查只能證明關聯性,并不能證明因果關系。 有一種可能性是這樣:不快樂的青少年更愿意在網上花費更多的時間。但最近的研究表明,使用電子設備,特別上社交媒體,確實會令人感到不快樂。
 
  而且抑郁癥和屏幕使用之間的關系也很明顯:青少年花看屏幕的時間越多,他們越有可能報告說自己有抑郁癥狀。
 
  手機對睡眠的影響
 
  我調查過圣地亞哥州立大學的一些本科生,發現所有人都是“帶著手機”入睡的。他們把手機放在枕頭下、床墊上,或者至少是手能拿到的地方。他們在睡前會查看社交媒體應用,早上一醒來就立即伸手去拿手機(所有人都把手機當鬧鐘)。
 
  如果在半夜醒來,他們也經常會查看手機。在描述手機時,他們有些使用了癮君子式的語言: “我知道我不應該,但我就是控制不了。”有些人把手機當成身體的延伸,另一些人好像把手機當成了情人:“睡覺時手機就在旁邊讓我感到安慰。”
 
  而且,智能手機正在侵占青少年的睡眠時間:現在很多人睡眠時間不到七個小時。睡眠專家說,青少年晚上應該睡九個小時左右。隨眠時間少于七個小時的青少年屬于睡眠不足。從2012年至2015年的四年中,隨眠不足7個小時的青少年數量增加了22%。
 
  相對于閱讀書籍雜志和觀看電視,電子設備和社交媒對睡眠的影響似乎特別大。
 
  睡眠不足和無數問題有關聯,包括容易患上疾病、體重增加和高血壓。而且這也會影響一個人的心情:睡眠不足的人容易出現抑郁和焦慮。
 
  喬布斯限制自己的孩子使用手機
 
  抑郁癥和智能手機使用率之間的相關性如此之強,所以家長有必要限制孩子的手機使用時間。技術作家尼克·比爾頓(Nick Bilton)曾報道說,硅谷的一些高管都在遵循這個做法。即使史蒂夫·喬布斯也會限制自家孩子對手機的使用。
 
  目前似乎有越來越多的家長意識到這些問題,他們正在敦促孩子負責任地使用手機。每天使用電子設備超過兩個小時對孩子的精神健康和睡眠時間都有很明顯的影響。限制手機使用時間可以避免孩子養成不良習慣。
 
  有些孩子自己也發現問題了。雅典娜說,當她和朋友一起玩的時候,朋友們經常盯著自己的手機,而不是看著她。她說:“我正在和他們聊事情,他們卻沒有看著我的臉,眼睛只盯著自己的手機,這讓我感到有點受傷。”

上一篇:新版支付寶部分功能有所改變,使用者需注意事情        下一篇:我國的科技市場份額非常龐大,引領全球的發展方向
熱門搜索
20选5复式投注浙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