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魯銀行不良受困“擔保圈”

2020-01-19 11:28 來源:未知 作者:石家莊生活網
齊魯銀行不良受困“擔保圈”

  全球經濟增長放緩,國內GDP增速下行,實體經濟面臨不小壓力,也加大了銀行經營風險。同時,利率市場化穩步推進,2019年8月17日,央行完善貸款市場報價利率(LPR)形成機制,以真實反映金融市場對資金需求變化。
 
  這樣的背景下,近期,齊魯銀行更新了A股上市的招股書,《商訊·公司金融》查看招股書發現,近年來,齊魯銀行資產減值損失有所升高,內部管理尚不完善,擔保圈造成了不良資產增加的困擾。值得注意的是,次級貸款遷徙率一直處在高位。
 
 
  減值損失有所上升
 
  齊魯銀行以“打造具有競爭力的精品區域銀行,成為中小企業、城鄉居民和驅動本地經濟的首選銀行”為戰略愿景,截至目前,經營區域覆蓋濟南、天津、青島、聊城、泰安、德州、臨沂、濱州、東營、煙臺、日照,共 145 家營業網點,控股16 家村鎮銀行。
 
  招股書顯示,齊魯銀行的貸款客戶以中小微企業為主,截至 2019年6月30日、2018年、2017年及2016年,中型、小型及微型企業合計貸款余額分別為 753.69 億元、700.82 億元、639.12 億元及 558.67 億元,占公司貸款總額的 86.10%、85.14%、86.44%及 86.52%。中小微貸款保持了較快增長,中小微貸款利息收入成為利息收入的主要來源。
 
  近年來,受宏觀經濟下行影響,實體經濟面臨不小的壓力,特別是中小微企業,對此,齊魯銀行也表示,中小微企業的規模較小,財務信息質量不高,抗風險能力差,可能導致其對中小微企業借款人的信用風險無法作出準確評估,從而導致貸款損失計提不足、不良貸款增加,最終使資產質量、財務狀況和經營業績產生不利影響。
 
  經營中,2016年-2018年,齊魯銀行實現營業收入分別為51.53億、54.25億、64.02 億元,凈利潤分別為16.5億、20.26億、21.69億元。由于銀行資產減值損失將直接影響當年凈利潤的變化,《商訊·公司金融》注意到,2019年 1-6月、2018年、2017年及2016年,齊魯銀行資產減值損失分別為9.83億元、17.70億元、13.12億元及14.70億元,近兩年都有升高的趨勢。
 
  不過,齊魯銀行也表示,截至2019年6月30日、2018年、2017年和2016年,客戶貸款和墊款減值損失準備分別為42.25億元、37.44億元、32.11億元和29.87億元,撥備覆蓋率分別為196.64%、192.68%、207.08%和205.27%。嚴格按照會計準則及行業監管機構的相關規定,并結合宏觀經濟形勢、行業政策引導、借款人的經營情況、還款能力、還款意愿、抵質押物的可變現價值、借款人和擔保人的履約能力等因素,確定貸款減值準備計提比例。
 
  加大縣域市場覆蓋
 
  2019年8月17日,利率市場化再進一步,央行完善貸款市場報價利率(LPR)形成機制,以真實反映金融市場對資金需求變化,利率傳導效率將大幅提高,也對銀行經營的精細化、差異化風險定價能力提出更高要求。
 
  資深投資人士對《商訊·公司金融》表示,城市商業銀行的定位和經營特點,決定了齊魯銀行的未來發展空間。齊魯銀行也表示,未來將在分支網點布局上,加大縣域機構網點設立,加強對縣域的物理網點覆蓋度。縣域市場是中小企業比較集中的區域,貸款需求比較旺盛,但銀行間爭奪也比較激烈,貸款利率市場化將更考驗其經營能力。
 
  同時,齊魯銀行作為地區性銀行,經營區域集中的風險不容忽視。齊魯銀行提示,截至 2019年6月30日,貸款主要集中于濟南地區、天津地區和聊城地區,上述地區的貸款占發放貸款和墊款總額的比例分別為 54.32%、9.75%和 8.88%。如果上述地區經濟增長放緩或經濟環境發生不利變化或發生任何嚴重災難事件,可能會導致資產質量、財務狀況和經營業績受到影響。
 
  另外,齊魯銀行的股東情況顯示,濟南市國有資產運營有限公司(一致行動人合并持股19.43%)、澳洲聯邦銀行(持股17.88%),兗州煤業股份有限公司(持股8.67%),濟南西城置業有限公司(一致行動人合并持股8.17%)、重慶華宇集團有限公司(持股6.18%)。單一股東持有或受同一控制人控制的關聯股東,合計持有股份未超過總股本的30%。齊魯銀行在招股書中表示,各股東持股比例較為分散,不存在控股股東和實際控制人,但這并不影響本行經營業績的穩定和公司治理的有效性。
 
  內部管理尚不完善
 
  截至 2019年6月30日,齊魯銀行資產總額2830.86億元,股東權益總額216.08億元,發放貸款和墊款凈額1285.93億元,吸收存款總額2044.91億元。
 
  齊魯銀行招股書顯示,2019年1-6月、2018 年、2017年和2016年,凈利息收入分別占營業收入的80.42% 、87.37%、89.10%和 86.47%,營業收入主要來源依然是利差收入。
 
  至于此次IPO的必要性,齊魯銀行表示,以內源性資本積累為基礎,合理利用外源性渠道補充資本,建立多層次、多渠道的資本補充機制(就是多方融資),加強內部管理和提高品牌知名度。
 
  截至2019年6月30日、2018年、2017年和 2016年,齊魯銀行的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分別為 10.52%、10.63%、10.28%和 7.91%,一級資本充足率分別為 11.61%、11.77%、11.54%和 9.42%,資本充足率分別為14.40%、14.50%、14.49%和 12.09%,符合監管要求。
 
  不過,在內部管理和風險防控上,依然可以看到不完善的地方。齊魯銀行及所屬分支機構、子公司自2016年1月1日至2019年6月30日期間,因違法違規受到行政處罰達到19筆,其中2016年4月6日,齊魯銀行天津分行票據業務違反規定的行為處以20萬元罰款;2016年5月16日,齊魯銀行青島分行貸款轉定期存單質押貸款違反規定的行為被處以20萬元罰款;2018年7月3日,齊魯銀行濟南章丘支行票據業務違反規定的行為被處以50萬元的罰款;2018年7月3日,對齊魯銀行歷下分行向“四證”不全的房地產項目提供信貸資金支持違反規定的行為被處以30萬元罰款。
 
  上述資深投資人士表示,我國銀行業一直以風險防控為重,牌照具有一定的稀缺性,利息差依然是銀行的主要收入來源。隨著利率市場化和互聯網金融的發展,存貸款業務將遭到沖擊,而在金融風險防控及業務轉型方面,銀行經營團隊的管理及執行能力亟待提高。
 
  擔保圈風險不小
 
  齊魯銀行的不良貸款方面,截至2019年6月30日、2018年、2017年和2016 年,齊魯銀行不良貸款率分別為1.63%、1.64%、1.54%和1.68%,不良貸款率總體保持平穩趨勢。
 
  對于,齊魯銀行的中、小、微主要客戶的不良貸款具體情況如何?招股書顯示,截至 2019 年 6月30 日、2018 年、2017年及2016年,中型企業不良貸款余額分別為6.02億、5.97億、3.61 億及2.23億元,不良貸款率分別為2.41%、2.51%、1.53%及1.05%。中型企業不良貸款率上升明顯。
 
  中型企業不良貸款上升的主要原因,齊魯銀行認為是“擔保圈”造成的。“擔保圈”是在長期信貸業務中形成并衍生的,擔保圈風險主要體現在部分地區中小企業眾多,縣域經濟行業特征明顯,各企業在長期業務關系中形成了復雜的擔保關系。受擔保圈風險影響,企業客戶還款意愿下降,是造成齊魯銀行資產質量下降,從中型企業新增不良貸款情況看,新增中型企業不良貸款中涉及“擔保圈”的占比均在 50%左右。
 
  截至2019 年6月30日、2018 年、2017年及 2016年,齊魯銀行小型企業不良貸款余額分別為12.01億元、9.73億元、10.88億元及10.79億元,不良貸款率分別為2.76%、2.39%、3.08%及3.55%;2016-2018年,小型企業的不良率呈下降趨勢,主要原因為加強對小型企業的授信管理,充分利用風險緩釋措施、核銷手段等加快小型企業不良貸款處置。
 
  齊魯銀行微型企業的貸款方面,截至2019年6月30日、2018 年、2017年及2016年,微型企業不良貸款余額分別為0.59億元、0.48億元、0.32億0.34億元,不良貸款率分別為0.86%、0.84%、0.63%、0.78%。報告期內,本行微型企業不良貸款余額和不良率均保持較低水平,主要原因是擔保方式為抵押、質押的占比較高。
 
  值得注意的是,齊魯銀行截至2019年6月30 日、2018 年、2017 年及2016 年,關注類貸款的遷徙率分別為17.24%、36.99%、21.81%、25.86%;次級類貸款的遷徙率分別為 58.55%、94.53%、89.68%、64.32%,次級類貸款遷徙率較高。



上一篇:黃金投資、必要保險可適當安排        下一篇:沒有了

上一篇:黃金投資、必要保險可適當安排

下一篇:沒有了

熱門搜索
20选5复式投注浙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