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百萬買的理財產品為何被認定非法

2019-06-18 10:37 來源:未知 作者:石家莊生活網
投百萬買的理財產品為何被認定非法

  在銀行購買了理財產品,最終導致虧損,而理財產品相關責任人也被認定構成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2013年到2014年,李先生在某大銀行珠海分行工作人員推薦下,購買了“深圳中匯盈信進取九號投資企業”(以下簡稱“深圳九號”)理財產品,最終該理財產品涉及經濟犯罪,導致李先生財產損失。在相關刑事案件判決后,李先生起訴銀行,要求賠償損失。記者獲悉,近日這一案件在珠海中院宣判,法院以不屬于法院民事立案和審理的范圍為由,裁定駁回了李先生的起訴。
 
  事件:購買理財虧損本金
 
 
  記者獲悉,2013年到2014年間,某大銀行珠海分行員工蘭某在營業部辦公室向李先生介紹了“深圳九號”理財產品,稱該理財產品風險低、回報率高,從而吸引李先生投資。最終,雙方簽訂《投資說明書》《合伙協議》等,李先生將投資款轉至該產品在廣州的銀行賬戶內,后“深圳九號”項目企業無法兌付到期投資,致使資金均不能如期返還,后相關責任人均被追究法律責任。由于刑事案件追贓中,僅返還李先生極小部分本金,李先生由此提起訴訟,要求售賣產品的銀行承擔賠償責任。
 
  李先生表示,案件在刑事判決明確進行追贓的情況下,并不影響民事案件的受理和審理。本案中匯盈信公司和蘭某的刑事犯罪,雖經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珠海市香洲區人民法院對中匯盈信公司和蘭某的審理,并對李先生等受害人的損失作出了追贓的刑事判決。但刑事責任的承擔并不能否定民事責任的承擔。刑事案件沒有執行終結也并不影響民事案件的受理和審理。
 
  此外,自己購買的產品是某大銀行珠海分行的銷售經理蘭某銷售的,其購買的時間均是在蘭某的工作時間,且購買的地點也是在蘭某的辦公場地,本案某大銀行珠海分行是蘭某的直接領導者和管理者,但由于某大銀行珠海分行在工作中對蘭某疏于管理并存在嚴重失職,促成了蘭某利用了某大銀行珠海分行提供的平臺,公開銷售非本行的理財“產品”,從而使上訴人蒙受了重大的經濟損失。某大銀行珠海分行的疏于管理與李先生的損失具有民事上的因果關系,根據我國《民法通則》的規定,某大銀行珠海分行依法應承擔過錯民事責任。
 
  法院:有悖于“一事不再理”原則
 
  記者獲悉,該案一審法院認為,本案是李先生因購買的“深圳九號”理財產品涉及經濟犯罪導致財產損失,在刑事判決生效后主張某大銀行珠海分行疏于管理,放縱某大銀行珠海分行原財務經理蘭某在其經營場所、工作時間銷售未經銀監會審批、未委托其銷售的“深圳九號”理財產品造成李先生損失并主張侵權賠償形成的訴訟。已發生法律效力的刑事判決書認定并判決相關被告單位(人)已構成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在分別判處各被告單位(人)罰金、有期徒刑等刑罰的同時,并處判決:追繳本案違法所得,發還各被害人;不足以彌補的損失部分,責令各被告人退賠。已發生法律效力的珠海市香洲區人民法院作出刑事判決書認定并判決蘭某已構成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被判處罰金和有期徒刑,并處判決向李先生發還蘭某退繳賬款7449 。62元。李先生作為刑事案件的被害人之一,在本案所主張的100萬元損失,已經包含在上述刑事案件判決認定的損失內。其在本案的訴請與上述刑事案件認定因犯罪行為導致其損害的事實和損失均屬于同一事實和損失,且已經在生效刑事判決中得到判令發還及退賠的處理。因此,李先生在本案所主張的損失應當通過刑事判決的執行和追贓程序解決。
 
  李先生就同一事實另案提起本案民事訴訟再次主張權利,不屬于法院民事立案和審理的范圍。綜上,裁定駁回李先生的起訴。
 
  二審珠海中院則認為,上訴人通過民事訴訟再次主張侵權責任糾紛有悖于“一事不再理”的司法原則,亦缺乏法律依據。原審法院認定上訴人的起訴不屬于人民法院受理民事訴訟的范圍,上訴人在本案所主張的損失應當通過刑事判決的執行和追贓程序解決,裁定駁回其起訴,并無不當,維持原裁定。

上一篇:美元韌性十足金價下滑        下一篇:沒有了

上一篇:美元韌性十足金價下滑

下一篇:沒有了

熱門搜索
20选5复式投注浙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