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市的社會責任由誰來擔?

2017-09-28 14:27 來源:未知 作者:網上百家樂游戲
股市的社會責任由誰來擔?



  《戰狼2》所彰顯的國家力量,再次燃起了大家的愛國之心。薛之謙情感糾葛事件發酵,讓大家再一次看見人性背后的灰色。當王者榮耀被戲說成“王者農藥”,游戲帝國平安無事,現實卻吞噬著歲月“芳華”。

  不爭歲月,自有“芳華”?

  我們總善于要求他人承擔責任,但是當我們自己投資賺錢撞上社會責任的時候,你會如何選擇?有人可能會說,只要不違法犯罪,誰跟錢有仇啊,所謂的道德、良心、社會責任又與我何干!

  幾天前,我們德林社聯合興全基金、上海高級金融學院舉辦了“中國社會責任投資十年峰會”。這場醞釀半年的峰會,也是希望能給社會責任乃至社會責任投資鼓與呼,希望更多人真正認識和理解。

  會上興全基金和商道融綠聯合發布了《中國責任投資十年報告》,報告數據卻讓人有些驚訝。在中國股市,雖然97.7%的投資人對責任投資和企業社會責任(包括綠色金融等)有所了解,但僅有20.6%的投資人會隨時關注投資標的在環境、社會和治理方面的表現。這表明有近8成投資者憂慮社會責任會擋了自己的財路,當然能去踐行的更是少之又少了。

  事實上,絕大部分投資者憂慮更多是偏見。因為對比大盤指數3年同期漲幅51.58%,社會責任投資基金平均收益還是跑贏大盤指數8個百分點。而作為中國第一支社會責任投資基金,興全社會責任混合基金在十年中更是業績驚人,最近三年的三年復權凈值增長率為104.90%,十年凈值增長率更是超過287%——遠超指數增長。

  這種偏見讓人如鯁在喉,卻如此現實的存在。不管是偏見還是唯錢至上的心理,投射的是我們社會責任投資之路尚遠。我國500.2億元責任投資基金僅占公募總規模的0.47%。如果與歐美地區33.29%的責任投資占比,中國社會責任投資還有逾70倍的巨大差距,當然樂觀一點說是發展空間。

  股市的社會責任應該由誰來擔?

  作為中國的股市生態而言,毫無疑問是各司其職,市場各參與主體都應承擔起各自應有的社會責任。但最大的承擔主體依然是監管,因為在一個市場與計劃結合的政策性市場,監管需要為市場樹立監管導向,并創造可持續與良性循環的社會責任投資土壤。

  2016全年,我國滬深A股共有763家上市公司發布了CSR報告,僅占現有A股上市公司數量的22.54%。這個數據,一方面我們需要認可監管在已經在加強并歸位,也在鼓勵和引導社會責任投資,尤其是中國基金業協會更是深度倡導。

  但監管上還可以進一步提升,不僅要讓市場參與主體的違法違規成本超越穿透監管的超額收益,同時在政策層面也應該更多鼓勵上市公司出具社會責任投資報告,甚至可以讓更有社會責任的A股公司獲得更好的融資等各項政策綠色通道。

  一個茅臺長期占據股王角色的股市,一個銀行占據A股一半利潤的股市,卻難以讓阿里、騰訊、百度、京東這樣的科技企業上市,其本身也凸顯了股市本身的短視與投機性。
  當監管壓縮過度投機,壓縮監管套利的空間,鼓勵那些肩負社會、經濟變遷的新興戰略產業,價值投資也就會越來越被投資者踐行,社會責任投資這種能獲得相對穩健收益的投資策略也會更加彰顯其比較優勢。當社會尤其是監管對環境污染、財務造假、欺詐客戶等等行為有足夠的監管和相應懲罰措施時,社會責任因子在投資中就不會被忽略或是低估。

  毫無疑問,中介機構也好,機構投資者也好,中小投資者也罷,都需要主動積極參與其中,才能更好的把社會責任投資變成一種主流投資策略。歐美地區占比1/3的社會責任投資策略,準確的說更是成熟穩健市場下的產物。

  中國人講究的是“君子愛財取之有道”,有些錢能掙,有些錢不能掙。為者常成,行甚于言。我們相信,責任感與機遇成正比,而事實也越來越朝著這個方向在前進。確實,沒有哪一個人有義務為社會責任做出犧牲。但股市的社會責任,有賴于每一位投資者和每一個市場參與主體的覺醒和自覺。

  正如著名人類學家瑪格麗特·米德所言:永遠不要懷疑一小群有思想、負責任的公民和企業可以改變世界。實際上,這也是唯一曾改變世界的方式
上一篇:美股上揚、日元走貶 日本股市早盤反彈 福建詐騙案判決        下一篇:購買股票需要繳納哪些費用?費用越高成本越高
熱門搜索
20选5复式投注浙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