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方凌晨公布"雷洋事件"案情細節 檢方已介入調查

2016-05-12 21:31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采集俠

警方凌晨公布"雷洋事件"案情細節 檢方已介入調查

  網絡圖片

  【新民晚報·新民網】本報北京今日電5月7日晚,中國人民大學環境學院2009級碩士研究生雷洋離家后身亡,昌平警方通報稱,警方查處足療店過程中,將“涉嫌嫖娼”的雷某控制并帶回審查,此間雷某突然身體不適經搶救無效身亡。涉嫌嫖娼、抗拒執法、企圖逃跑、強制約束、身體不適、搶救無效……人們在為生命消逝而惋惜的同時,多種猜測、質疑的聲音也一并在網上傳播開來。有網友如此留言:“疑點重重、撲朔迷離,真相究竟是什么?”

  今日凌晨,昌平警方通報了關于一名涉嫌嫖娼男子在查處過程中突發死亡的情況,這是警方第二次通報該案案情。今天上午最新消息,北京市昌平區人民檢察院新聞發言人稱,昌平檢方已依法介入調查雷某涉嫌嫖娼被民警采取強制約束措施后死亡事件,北京市人民檢察院將派法醫協助參與調查。檢察機關將依法履行法律監督職責。

  咬傷民警,打落摔壞視頻拍攝設備

  警方通報稱:5月7日20時許,昌平警方針對霍營街道某小區一足療店存在賣淫嫖娼問題的線索,組織便衣警力前往開展偵查。21時14分,民警發現雷某(男,29歲,家住附近)從該足療店離開,立即跟進,亮明身份對其盤查。雷某試圖逃跑,在激烈反抗中咬傷民警,并將民警所持視頻拍攝設備打落摔壞,后被控制帶上車。行駛中,雷某突然掙脫看管,從車后座竄至前排副駕駛位置,踢踹駕駛員迫使停車,打開車門逃跑,被再次控制。因雷某激烈反抗,為防止其再次脫逃,民警依法給其戴上手銬,并于21時45分帶上車。在將雷某帶回審查途中,發現其身體不適,情況異常,民警立即將其就近送往昌平區中西醫結合醫院,22時5分進入急診救治。雷某經搶救無效于22時55分死亡。

  當晚,民警在足療店內將朱某(男,33歲,黑龍江省人)、俞某(女,38歲,安徽省人)、才某(女,26歲,青海省人)、劉某(女,36歲,四川省人)和張某(女,25歲,云南省人)等5名涉嫌違法犯罪人員抓獲。經審查并依法提取、檢驗現場相關物證,證實雷某在足療店內進行了嫖娼活動并支付200元嫖資。目前,上述人員已被昌平警方依法采取強制措施。

  為進一步查明雷某死亡原因,征得家屬同意后,將依法委托第三方在檢察機關監督下進行尸檢。

  案件幾個關鍵時間點有出入

  雷洋涉嫖猝死,在輿論熱鬧了一天后,警方第二次通報案情。在此次通報中,北京警方公布了涉案的幾處細節。一是雷洋在足療店嫖娼事實清楚,并在完成交易后支付了200元嫖資。二是雷洋在警方抓捕時,出現了激烈的反抗,為此警方采取了強制措施,這部分解釋了雷洋的外傷。三是此足療店很可能是一賣淫窩點,一同被抓獲的還有5位人。除雷洋外,另一男性“朱某”身份不明,可能是嫖客或老板。從公布的案件細節看,直接導致雷洋受傷的,很有可能就是他試圖迫使駕駛員停車,在汽車行駛過程中打開車門逃跑的行為。

  但警方第二次通報也沒解答所有的疑問。通報中幾個關鍵的時間點和雷洋家屬提供的信息有出入。根據網傳帖子以及雷洋妻子接受央視采訪時的介紹,雷洋是晚上8點半以后,接近9點離家,而遇到警察是晚上9點14分,這段時間算上從家走路800米到足療店的時間,剩余時間足夠完成嫖娼行為嗎?另外雷洋死亡時間是晚上10點55分,而雷洋家屬在晚上11點半開始一直到第二天凌晨一點多,不斷打電話,一直無人接聽。這兩個小時發生了什么?為何警方沒有主動聯系雷洋家屬?

  雷洋死亡原因要證據說話

  本報記者今早來到涉事足療店,大門緊鎖,玻璃門上“保健、養生”的紅色字樣已被撕掉,透過玻璃可以看到店內墻上掛著“服務項目和收費標準”牌,其中有“精油開背”、“腎部保健”。據說一街的美容足療店都關門了。

  有目擊者稱,涉事足療店事發當晚被警方包圍,開始是室內,后來小區里響起喊叫聲。有居民稱,當晚一青年人被三名男子控制,后者試圖把青年人押上一輛黑色車,聽到年輕人一直在喊救命。當時有人報了警,附近派出所有警察抵達現場,檢查三名男子的證件后放行。

  截至發稿,本報記者給雷洋哥哥發短信不回,撥打手機要么不接,要么接通聽說是媒體便掛斷。前往雷洋家敲門家里無人應答,因此無法得知雷洋家屬對警方第二次通報有何說法。

  警方第一次通報曾遭到雷洋家屬強烈質疑。誰去執法的?開什么車?執法的過程是什么情況?死亡的最主要因素是什么?身上留有的傷疤怎么解釋?口里流血是怎么回事?為什么死亡后打電話不接?為什么等家屬找過來后才告知死亡,沒有及時通知家屬?雷洋手機中死亡前幾日的通話記錄,微信朋友圈里面關于孩子和家庭的信息,手機里面的位置記錄都被部分刪除,何人所為?……雷洋家屬曾試圖調出小區監控查看當晚情況,但小區物業稱,監控設備已損壞。

  除了雷洋的家屬,法律界人士還對警方通報中提到的“強制約束措施”表示困惑,因為按照警方通報的案情,雷洋充其量違反了《治安管理處罰法》,根據該法,“約束性保護”只能針對有危害性的無行為能力人或限制行為能力人。

  諸多疑問,其實指向一個問題:警方執法與雷洋猝死之間,究竟是什么關系?換句話說,是否是警方的“暴力執法”,導致了雷洋的意外死亡? 雷洋的妻子說,不考慮丈夫是否嫖了娼,只在意警方執法是否有問題。

  真相呈現前,任何單方面的說辭都是蒼白的,警方執法有無問題,有待更多證據的披露。“人民日報評論”微信號針對這一事件推送的評論《以公開守護公正》指出,“圍繞這起不幸事件的諸多細節,還有待相關機構進一步調查核實,以提供更多的證據、認真回復死者家屬的疑問,并在必要的情況下適時予以公開。”

  檢察機關已介入并開展偵查監督工作,尸檢等技術工作隨后會加緊進行。在檢察機關開展偵查監督的階段,執法記錄等內容未必適合對社會公開,但隨著這一階段的結束,為滿足雷洋家屬的訴求和回應社會的重大關切,公開視頻音像等資料既符合法律,也順理成章,相關疑問也才會得到解答。

  (新民晚報駐京記者于明山 魯明 見習記者潘子璇)


上一篇:事主家中大型犬消失 “狗血”案情牽出入室大盜        下一篇:北京警方通報人大碩士涉嫖案案情:按程序委托檢方尸檢
20选5复式投注浙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