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楠成全球區塊鏈第一

2019-11-22 12:36 來源:未知 作者:石家莊生活網
嘉楠成全球區塊鏈第一

  當地時間11月21日,全球第二大比特幣礦機廠商嘉楠正式登陸納斯達克市場,股票代碼“CAN”。此次IPO發行價最終鎖定在每股9美元,總計募資9000萬美元。自此,嘉楠成為真正意義上的全球區塊鏈第一股,以及中國自主知識產權人工智能芯片企業在美上市第一股。

  從發明并交付首批ASIC礦機,到如今登陸納斯達克,嘉楠用了將近6年時間。如今,在資本市場的加持下,嘉楠將如何攪動全球礦機市場?從礦機延伸到AI芯片業務,嘉楠能否找到商業變現的“新大陸”?

  變局與重構

  相較于幣市“淘金者”們,充當“賣鏟人”的礦機生產商成了最大贏家,但對礦機廠商而言,市場格局的洗牌重構可能隨時出現,想做好這門生意并不容易,他們面臨的不只是激烈的行業競爭和市場優勝劣汰,還要經受“系統性風險”的考驗——比特幣價格將直接影響礦機的市場需求和價格。

  2017年,比特幣價格急劇上升了1289%,礦機市場一度供不應求。2018年至2019年一季度末,比特幣大幅下跌導致礦機滯銷,行業遭遇災難性危機。2019年二季度開始,隨著比特幣價格回升,礦機廠商的經營業績同步回暖。

  眼下,不僅礦機暴利時代已逝,礦機廠商在集體承壓下,還陷入一場優勝劣汰的角力賽。為此,他們的突圍路徑也頗為相似,即借助資本杠桿撬動升級,并在AI芯片上尋找新增長點。不過,此前比特大陸、嘉楠、億邦國際三大礦機廠商沖刺港股市場均未能如愿。

  如今,隨著嘉楠登陸納斯達克,率先打破這一僵局,比特大陸也向美國SEC提交了招股書。不過,比特大陸內亂未明,發展前景備受質疑。

  10月29日,比特大陸創始人吳忌寒發布全員內部信,宣布解除另一創始人詹克團在北京比特大陸的一切職務。11月7日,詹克團發朋友圈“反擊”,稱將通過法律手段重回公司。

  此外,據媒體消息,詹克團還下令,向警方報案調查神馬礦機創始人楊作興。神馬礦機遭劫后,其股東吳鋼、幣印礦池創始人朱砝、虎符創始人王瑞錫等人公開聲援。

  億邦國際則涉嫌卷入5.2億元非法集資案,同時其核心業務礦機制造陷入質量危機,并被用戶告上法庭。

  在此背景下,嘉楠率先上市,或迎來絕佳超車機會。Frost&Sullivan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上半年,嘉楠是全球比特幣礦機第二大廠商,其產品占比特幣總算力的21.9%。

  近期,嘉楠在市場開拓方面亦動作頻頻。“我們計劃在新加坡,日本,美國和以色列設立海外辦事處,以促進本地營銷活動,從而提高我們在海外的知名度,并擴大海外客戶群。”嘉楠在招股書中寫道。

  乘勢“滾雪球”

  2013年1月,張楠賡及其團隊發明并交付了國內首批采用ASIC技術的加密貨幣礦機。而ASIC主要的應用,便是嘉楠的核心產品——AvalonMiner(阿瓦隆)礦機。

  眾所周知,比特幣的總供應量設計為2100萬枚。每個新區塊的比特幣獎勵數量大約每4年減半,到2140年將被開采完畢,明年5月左右將開啟新的減半窗口。隨著挖礦難度不斷增加,礦機性能的優異愈發關鍵。

  有業內人士告訴《科創板日報》記者,礦機的競爭,歸根結底是芯片技術的競爭。企業只有更加重視礦機芯片技術的研發和應用,提供更高速的算力,才能獲得更大市場。

  《科創板日報》記者注意到,嘉楠IPO募資除了用于加碼超級計算、高能效芯片設計、推出新的AI產品、上線AI SaaS平臺之外,還將繼續擴大海外業務。

  截至目前,嘉楠共完成了7種針對28nm、16nm和7nm ASIC的流片,成功率為100%。招股書顯示,在2017年至2019年6月的30個月中,總共生產了逾1.5億個ASIC。

  2018年,嘉楠連獲兩項重大技術突破:實現了全球首款自研7nm芯片,以及全球首款基于RISC-V架構自主知識產權邊緣AI芯片的量產。

  截至2019年9月30日,嘉楠在中國已經注冊了69項專利,其中包括6項發明、50項實用新型專利和13項外觀設計專利。截至當日,該公司已在中國注冊了81項軟件版權和30項IC布圖設計權。

  2017年以來,嘉楠旗下阿瓦隆系列礦機已經過4輪迭代。目前最新機型A11系列分為A1146和A1166兩款產品。其中,A1166實測最高算力可達73TH/s,是目前市場上單機算力最高的比特幣礦機之一。

  相比之下,同行卻稍顯遲鈍。數日前,創始人被調查、群龍無首的神馬礦機釋放消息稱,將發布新品M30S;比特大陸也傳出消息,螞蟻S19芯片已送往臺積電流片。

  11月6日,中國政府網發布的《產業結構調整指導目錄(2019年本)》,將“虛擬貨幣挖礦”從淘汰類產業指導目錄中刪除,讓礦機廠商們振奮不已。

  “嘉楠可謂占據‘天時地利人和’,是勢勝的一方,利用滾雪球效應,營收會越滾越大。”一位不愿具名的行業觀察人士告訴《科創板日報》記者。

  招股書披露,2017年、2018年和2019年前三季度,嘉楠總收入分別為13.08億元、27.05億元、9.59億元。

  分析人士指出,單純依靠礦機生意是有天花板的,且難以對抗市場周期,從發展來看,轉型是大勢所趨。為此,頭部礦機廠商紛紛布局人工智能,將與華為、高通等巨頭企業展開競爭。

  不過,納斯達克的鐘聲亦為出征的號角,接下來,嘉楠將開啟下一段新的冒險之旅,也是礦機市場一場硬碰硬的戰役。


上一篇:勇于買入龍頭股才是正確的選擇        下一篇:沒有了

上一篇:勇于買入龍頭股才是正確的選擇

下一篇:沒有了

熱門搜索
20选5复式投注浙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