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吹響沖鋒號 辦證件

2018-01-07 11:22 來源:未知 作者:石家莊


科技吹響沖鋒號 辦證件

 

  2017年,“保險科技”似乎在經歷多年的期待之后初現“噴薄欲出”的架勢,也給新勢力打破舊秩序以滿滿的希望。

  近期,中國保險行業協會發布的《2017中國互聯網保險行業發展報告》(以下簡稱《報告》)顯示,大數據、人工智能、區塊鏈、云計算、物聯網、互聯網與移動技術、虛擬現實(VR)以及基因診療等技術將是未來改變保險行業的八大核心技術。過去幾年,保險業在上述八項核心技術上都有所嘗試,但脫離概念層面,真正運用到實際運營中的主要是云計算、大數據及人工智能三項技術,并且不斷地重新定義保險的“數據為王”時代。

  面對國內壽險行業回歸保障、產險行業商車費改對險企提出的效率與競爭力挑戰,保險科技成為激活保險業并實現降本增效的一條出路。且隨著消費者行為、習慣的改變,以及科技發展進步,保險行業的數字化成為必然。

  過去一年,新技術在保險市場的應用可謂爭奇斗艷,仿佛是一場保險科技的盛宴,但隨著保險業態及競爭格局的變化,“科技焦慮”向保險行業的蔓延引人思索。

  近日,《中國經營報》記者深入采訪了多家國內保險科技領先或特色企業,聆聽傳統險企與互聯網之間一場“西裝”與“沙灘褲”的對話。新舊范式之間如果必有一戰,是誰吹響了2017年保險科技的集結號?

  盛宴

  2017年,金融科技(FinTech)子目錄下的保險科技(InsurTech)突然成為熱詞,保險科技盛宴開席。

  6月,螞蟻金服相繼向保險行業開放車險分、定損保。運用大數據和人工智能技術,提出在差異化定價和智能理賠這兩個車險痛點領域的應用。

  9月,平安圍繞人工智能技術作了一系列發布:對旗下產壽險、科技等諸多子公司進行保險科技升級,并向行業開放 “智能認證”“智能閃賠”。據平安介紹,“智能閃賠”是目前國內車險市場上唯一已投入真實生產環境運用的人工智能定損與風控產品。

  同月,太保集團推出了業內首款智能保險顧問——“阿爾法保險”,上線首日用戶量突破20萬人次,4日達到了200萬人次。

  太保集團數字化能力建設中心總經理林礪表示,“阿爾法保險”基于太保1.1億既有客戶大數據及公司20余年積累的精算經驗,利用智能算法,給用戶及其家庭提供更為客觀公允的風險測評與保險建議。2018年將推出“阿爾法保險”3.0版,更多新技術和應用整合之后的交互版“阿爾法保險”將是太保又一次技術與思路的突破。

  而在區塊鏈技術應用方面,2017年4月,中國人保發布全球第一份保險區塊鏈白皮書,并將區塊鏈技術應用到探索養牛保險的“標的唯一性”管理新模式,構建了基于區塊鏈的養殖業溯源體系。

  據人保財險副總裁王和介紹,這一體系是以區塊鏈技術為核心,以多種生物識別手段為基礎,以移動互聯網為平臺,實現了肉牛個體識別與驗證,為養殖保險、農業金融和精準扶貧提出技術支持。

  同年6月,眾安在線也推出“步步雞”項目,將區塊鏈技術應用于雞的養殖和供應鏈,對雞進行防偽溯源,打造信任經濟。

  泰康在線則嘗試將區塊鏈技術應用于保險反欺詐,據泰康在線助理總裁兼CTO潘高峰介紹,目前泰康在線利用區塊鏈去中心化、數據共享、可以溯源,無法篡改的特征聯合業內險企成立區塊鏈聯盟,并不斷加入新的模塊,對用戶的吸毒紀錄、犯罪、多頭借貸等數據進行收集,致力于區塊鏈技術在意外險防欺詐領域的應用。

  在此之前,陽光保險亦推出基于區塊鏈技術的航空意外險產品。陽光財險大數據管理中心總經理聶永剛表示,區塊鏈技術的應用使產品在不同客戶中自由轉換成為可能。“其不可篡改的特點使參與方能夠追溯從保單源頭到用戶流轉全過程,確保保單的真實性和唯一性,防止虛假保單的出現。”

  久隆財險更是以物聯網技術為支撐進入細分行業,走差異化經營路線。三一集團副總裁、久隆財險前總經理謝躍曾在接受記者采訪表示,久隆財險作為國內首個用物聯網徹底打開裝備制造行業保險產品與服務新模式的公司,物聯網是其所正努力實踐的事情。而久隆財險現任總經理徐踐也向記者透露,公司2018年最主要的預算都在科技上。

  除此之外,隨著科技發展以及新經濟模式的出現,保險行業的某些痛點問題有了新的解決方案。比如,針對中小財險公司車險理賠能力不足的問題,中國保險行業協會牽頭28家中小財險公司、保險公估公司以及螞蟻金服、滴滴出行等組成聯合體,擬打造開放式共享互聯網車險理賠平臺,解決車險賠付成本高、欺詐高等問題。而最近北京保險行業協會牽頭的,北京地區行業車險理賠共享服務網點也正式提供車險理賠服務,解決理賠實效問題。

  2017年9月28日,眾安在線登陸港交所成為互聯網保險第一股。眾安的千億元估值,不僅給資本市場帶來不小的轟動,更讓保險行業陷入了沉思,使行業再次對保險科技的關注度達到一個小高潮,也擴展了保險企業價值的評價認知。

  數據顯示,2016年全球金融科技領域共吸引投資174億美元。其中,中國投資77億美元,超過美國成為全球第一。保險領域的中國投資數量達到173項,平均年增長率高達44.3%。2017年9月底,美國創投機構發布的“全球獨角獸公司榜單”顯示,金融科技已經成為最熱門創投領域之一。

  現實

  在保險科技方興未艾的背后,有兩個我們不得不正視的現實:全球保險科技的發展仍處于起步階段;我國保險科技的發展與全球領先企業間仍有較大差距,且國內險企實際的重視和應用度仍然不夠,尤其是在基礎領域。

  平安集團常務副總經理兼首席信息執行官陳心穎對記者表示,國外保險巨頭已率先在科技應用方面有很多嘗試:例如美國INSURIFY應用人工智能技術模擬保險代理;美國PROGRESSIVE基于車聯網的創新車險產品;德國Allianz在亞洲建立創新實驗室,專項研究大數據在保險中的應用等。與國外相比,中國保險業的數字化、智能化剛剛起步。

  保險科技能力建設是一個長期系統化工程,需要保險公司具有較高的數字化成熟度。麥肯錫數字商數(DigitalQuotient)通過對中國產壽險公司的評估調研發現,從戰略角度看,中國保險公司的數字化戰略與其整體商業戰略目標尚未有效整合。數據顯示,26%的中國受訪企業認為數字戰略與公司更廣泛的戰略目標相關聯,僅有12%的企業認為數字戰略完全融入公司戰略規劃過程中;同時,保險企業并未將數字化作為一項競爭優勢,超過50%受訪企業將自身定位為數字的追隨者乃至滯后者。

  另一項調查顯示,保險業已經建立專門的大數據研發團隊的公司占比僅為20%,且三分之二的研發團隊人數在10人以下。

  這也是王和在接受記者采訪時所說的,保險行業對科技的態度“存在抽象的重視和具象的漠視”現象。

  早在2014年初,王和就公開表達了一個至今他仍然堅持的觀點:“從金融本身來講,作為資金融通的社會需求,一直都會存在,只是為這種需求提供服務的業態,原來是偏制度的,未來將會走向偏技術的概念。”

  王和認為,技術本身就是競爭力,未來有怎樣的保險科技,就有怎樣的保險。“我們仍然可以說技術是重要的基礎,但未來它可能就是保險的全部。對于公司而言,擁有不同的科技能力,就具有不同的競爭力,甚至是生存的可能性。”

  王和指出,保險行業存在一個突出的問題,是仍將科技定位為一個簡單的工具,一個“配角”,缺乏將其放到戰略和系統高度層面去思考,去規劃。結果必然是:抽象的重視和具象的漠視,因此,存在往往是科技部門在喊技術的重要性,其他部門基于共識的協同與配合仍欠缺的現象,這也是行業內不同類型公司的差別所在。

  他認為,這背后體現的是認識或者理念問題。新型的互聯網保險企業,更多是用互聯網時代的思維來思考問題,其最重要的是依靠技術實現商業模式創新。而對大多數傳統保險公司而言,骨子里仍然是基于制度和傳統的思維,這種思維導致的結果就是,往往是說得多做的少,科技問題更多是停留在口號層面。

  “在當前大環境下,說科技不重要,都顯得沒文化。”王和如此戲謔保險科技在行業的處境,“但真實的故事可能遠沒有‘重要’兩個字那么簡單。”

  泰康在線副總裁丁峻峰則認為,保險科技已經從概念、理念滲透到行業的方方面面,改變業務模式、成本結構、產品形態甚至組織架構。未來保險公司的競爭是經營效率的競爭,所以保險科技會發揮更大的作用。

  這種互聯網的思維模式體現在公司運作過程中,并給企業帶來實實在在效率和競爭力的提升。潘高峰說,目前泰康在線員工中信息技術人才占比較高,負責實時對接車險、非車、互聯網健康業務,以及大數據、人工智能等技術的研究和場景應用。在技術隊伍的基礎上,基本實現系統對接控制在1小時之內,一款新產品從研發到上線最快一天即可實現。

  螞蟻金服集團副總裁、保險事業群總裁尹銘指出,未來的保險行業應當是一個技術密集型的行業,保險公司在發展的不同階段都在嘗試科技的解決方案,雖然用戶不一定能感知到,但在渠道、用戶、理賠的每個環節科技都是第一生產力,很難想象一家公司如何不通過科技對客戶進行觸達和風控。

  焦慮

  在太保集團首席數字官的辦公室里,楊曉靈談到當下保險企業經營環境的變遷和范式的轉移,談到這家體制內保險集團的速敏改造。思維不斷跳躍的楊曉靈向記者拋出一個“科技焦慮”的話題,這個互聯網行業共性的問題已經開始蔓延到保險業,成為一個共性的話題。

  騰訊公司董事會主席兼首席執行官馬化騰曾在回答記者提問時表示,為什么騰訊總是提科技?其實也是焦慮所在。“我們現在越來越感覺到,最終可能還是要通過技術的進步,企業才有可能保持在戰略方面的制高點。否則當一個浪潮趨勢到來的時候,很多人都看到了,但為什么有人能做到,有人做不到,那就在于你有沒有掌握這個技術。”

  保險行業的焦慮也來源于此。保監會原副主席周延禮近日撰文指出,當前經濟發展進入新常態,保險業高投入、高成本、高速度的粗放式增長已經難以為繼,保險科技將成為今后保險業轉型發展的核心競爭力。

  “影響保險業未來發展方向和競爭格局的因素很多,科技必然是極為重要的因素,是整個保險生態變革的重要推手,是市場競爭格局劇烈演變的催化劑。”中國保信副總裁王哲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

  清華大學國家金融研究院中國保險與養老金研究中心主任趙岑表示,大數據、機器學習、物聯網、區塊鏈等技術不斷被運用到保險業務鏈條上,行業的價值鏈正在逐步被改變。新興的保險科技公司勢頭正猛,給傳統保險集團帶來危機感。與此同時,保險客戶的預期和需求也水漲船高。這些現狀促使傳統大型保險企業開始進行全面的數字化轉型。

  陳心穎表示,一方面傳統險企不斷對保險科技進行升級轉型,另一方面許多互聯網巨頭也開始涉足保險進行布局,保險科技創新企業正在不斷涌現,中國保險科技市場的競爭格局正在逐步形成。

  說到競爭格局,保險行業還有個不可忽略的群體,或者可以稱它們為“沉默的大多數”,是否擁有一技之長,是否務實、堅定是決定它們能否迎風起的關鍵。國華人壽信息總監趙巖對記者表示,“中小保險公司重點不在采取什么技術、能否趕上創新潮流。有沒有一個成熟的業務模式,使市場機會與業務迅速匹配是其重點考慮的問題,等不起,選擇的每步都需要很快出效果。”這類企業不是保險巨頭,不是科技新貴,也來不及焦慮。它們是幾股重要新勢力技術輸出、爭搶服務的對象。

  在幾股重要新勢力的參與下,保險行業的競爭新格局初步形成:以平安為代表的傳統保險集團全面觸網,其擁有大量產壽險用戶數據資源,并致力于科技輸出以不斷壯大自己的數據庫;以螞蟻金服、騰訊微保為代表的大型互聯網企業“涉險”;中國保信,作為保險行業信息共享平臺的建設、運營與管理單位,具有著天然的大數據屬性。王哲對記者表示,通過這幾年的建設,中國保信匯集了行業內的數據,并積極合作引入相關產業的數據,正在逐步構建一個以保險為核心主題的大數據生態圈。

  此外,新型保險平臺、科技初創企業也要分保險科技“一杯羹”。大特保聯合創始人兼CTO林洪祥表示,以人工智能為代表的一系列新技術的成功應用,將帶來互聯網保險行業整體效率的提高與成本的降低。大特保在產品研發、營銷推廣、銷售、核保、承保、客服等環節,都滲透和發揮了科技的驅動價值,這種作用是顯而易見的,僅客服的效率就可以提升5倍之多。

  波士頓咨詢公司合伙人兼董事總經理何大勇認為,隨著保險公司的專有數據和傳統專業知識價值的下降, 傳統汽車保險模式很可能遭遇劇烈顛覆。此觀點推至保險行業其他領域依然適用。

  在科技成為企業核心競爭力的統一認知之下,有些傳統保險企業已感到“強敵壓境”的危機,但不少傳統保險企業的決策者仍是“處變不驚”的漠然。

  “焦慮不僅僅來自對現狀的不滿,而當下所有的保險機構對現在經營的現狀都一定存在有待提高的地方。保險的科技還處在比較初級的階段,同時,公司或者公司股東的注意力還關注在收入、利潤方面,科技著眼未來,需要投入;KPI著眼當下。所以,大部分高管或許不是對保險科技的焦慮,是對當下與未來碰撞的焦慮。”尹銘告訴記者,有些企業就算沒有明顯的股東壓力,市場對其也有壓力,管理者、經營者不得不深深思索。  眾安科技總經理陳瑋表示,保險科技的投入有別于傳統的IT投入。2017年是新技術普及的一年,許多大公司從邏輯上認識到科技的重要性,開始投入并結合業務創新。如某大型保險集團一位技術人員對記者所說,“焦慮是好事”。

  尹銘也認為,“焦慮”這個詞,用在這里不是一個消極的詞匯,對傳統險企而言,它代表著更積極地擁抱科技變革。

  通觀2017年全年,無論是保險初創企業、傳統保險公司,亦或是來自業外的互聯網巨頭、科技機構,都簇擁保險科技初步呈現了百花齊放、蓬勃發展的態勢。

  王和在其《大數據時代 保險變革研究》一書中關于“范式革命”有這樣的描述:從歷史上看,挑戰舊范式力量往往是來自于既有范式之外的修改,或者摒棄舊范式均不是內部發起的。新舊范式之間是不可通約的,它們之間沒有公約數,是質的差別。

  如果新舊范式之間必有一戰,2017年是誰吹響了保險科技的集結號?2018年,保險科技的舞臺上。誰是主角?誰是配角?誰又是龍套?什么戲,將粉墨登場?什么劇,會曲終人散?我們拭目以待!


 

  2017年,“保險科技”似乎在經歷多年的期待之后初現“噴薄欲出”的架勢,也給新勢力打破舊秩序以滿滿的希望。

  近期,中國保險行業協會發布的《2017中國互聯網保險行業發展報告》(以下簡稱《報告》)顯示,大數據、人工智能、區塊鏈、云計算、物聯網、互聯網與移動技術、虛擬現實(VR)以及基因診療等技術將是未來改變保險行業的八大核心技術。過去幾年,保險業在上述八項核心技術上都有所嘗試,但脫離概念層面,真正運用到實際運營中的主要是云計算、大數據及人工智能三項技術,并且不斷地重新定義保險的“數據為王”時代。

  面對國內壽險行業回歸保障、產險行業商車費改對險企提出的效率與競爭力挑戰,保險科技成為激活保險業并實現降本增效的一條出路。且隨著消費者行為、習慣的改變,以及科技發展進步,保險行業的數字化成為必然。

  過去一年,新技術在保險市場的應用可謂爭奇斗艷,仿佛是一場保險科技的盛宴,但隨著保險業態及競爭格局的變化,“科技焦慮”向保險行業的蔓延引人思索。

  近日,《中國經營報》記者深入采訪了多家國內保險科技領先或特色企業,聆聽傳統險企與互聯網之間一場“西裝”與“沙灘褲”的對話。新舊范式之間如果必有一戰,是誰吹響了2017年保險科技的集結號?

  盛宴

  2017年,金融科技(FinTech)子目錄下的保險科技(InsurTech)突然成為熱詞,保險科技盛宴開席。

  6月,螞蟻金服相繼向保險行業開放車險分、定損保。運用大數據和人工智能技術,提出在差異化定價和智能理賠這兩個車險痛點領域的應用。

  9月,平安圍繞人工智能技術作了一系列發布:對旗下產壽險、科技等諸多子公司進行保險科技升級,并向行業開放 “智能認證”“智能閃賠”。據平安介紹,“智能閃賠”是目前國內車險市場上唯一已投入真實生產環境運用的人工智能定損與風控產品。

  同月,太保集團推出了業內首款智能保險顧問——“阿爾法保險”,上線首日用戶量突破20萬人次,4日達到了200萬人次。

  太保集團數字化能力建設中心總經理林礪表示,“阿爾法保險”基于太保1.1億既有客戶大數據及公司20余年積累的精算經驗,利用智能算法,給用戶及其家庭提供更為客觀公允的風險測評與保險建議。2018年將推出“阿爾法保險”3.0版,更多新技術和應用整合之后的交互版“阿爾法保險”將是太保又一次技術與思路的突破。

  而在區塊鏈技術應用方面,2017年4月,中國人保發布全球第一份保險區塊鏈白皮書,并將區塊鏈技術應用到探索養牛保險的“標的唯一性”管理新模式,構建了基于區塊鏈的養殖業溯源體系。

  據人保財險副總裁王和介紹,這一體系是以區塊鏈技術為核心,以多種生物識別手段為基礎,以移動互聯網為平臺,實現了肉牛個體識別與驗證,為養殖保險、農業金融和精準扶貧提出技術支持。

  同年6月,眾安在線也推出“步步雞”項目,將區塊鏈技術應用于雞的養殖和供應鏈,對雞進行防偽溯源,打造信任經濟。

  泰康在線則嘗試將區塊鏈技術應用于保險反欺詐,據泰康在線助理總裁兼CTO潘高峰介紹,目前泰康在線利用區塊鏈去中心化、數據共享、可以溯源,無法篡改的特征聯合業內險企成立區塊鏈聯盟,并不斷加入新的模塊,對用戶的吸毒紀錄、犯罪、多頭借貸等數據進行收集,致力于區塊鏈技術在意外險防欺詐領域的應用。

  在此之前,陽光保險亦推出基于區塊鏈技術的航空意外險產品。陽光財險大數據管理中心總經理聶永剛表示,區塊鏈技術的應用使產品在不同客戶中自由轉換成為可能。“其不可篡改的特點使參與方能夠追溯從保單源頭到用戶流轉全過程,確保保單的真實性和唯一性,防止虛假保單的出現。”

  久隆財險更是以物聯網技術為支撐進入細分行業,走差異化經營路線。三一集團副總裁、久隆財險前總經理謝躍曾在接受記者采訪表示,久隆財險作為國內首個用物聯網徹底打開裝備制造行業保險產品與服務新模式的公司,物聯網是其所正努力實踐的事情。而久隆財險現任總經理徐踐也向記者透露,公司2018年最主要的預算都在科技上。

  除此之外,隨著科技發展以及新經濟模式的出現,保險行業的某些痛點問題有了新的解決方案。比如,針對中小財險公司車險理賠能力不足的問題,中國保險行業協會牽頭28家中小財險公司、保險公估公司以及螞蟻金服、滴滴出行等組成聯合體,擬打造開放式共享互聯網車險理賠平臺,解決車險賠付成本高、欺詐高等問題。而最近北京保險行業協會牽頭的,北京地區行業車險理賠共享服務網點也正式提供車險理賠服務,解決理賠實效問題。

  2017年9月28日,眾安在線登陸港交所成為互聯網保險第一股。眾安的千億元估值,不僅給資本市場帶來不小的轟動,更讓保險行業陷入了沉思,使行業再次對保險科技的關注度達到一個小高潮,也擴展了保險企業價值的評價認知。

  數據顯示,2016年全球金融科技領域共吸引投資174億美元。其中,中國投資77億美元,超過美國成為全球第一。保險領域的中國投資數量達到173項,平均年增長率高達44.3%。2017年9月底,美國創投機構發布的“全球獨角獸公司榜單”顯示,金融科技已經成為最熱門創投領域之一。

  現實

  在保險科技方興未艾的背后,有兩個我們不得不正視的現實:全球保險科技的發展仍處于起步階段;我國保險科技的發展與全球領先企業間仍有較大差距,且國內險企實際的重視和應用度仍然不夠,尤其是在基礎領域。

  平安集團常務副總經理兼首席信息執行官陳心穎對記者表示,國外保險巨頭已率先在科技應用方面有很多嘗試:例如美國INSURIFY應用人工智能技術模擬保險代理;美國PROGRESSIVE基于車聯網的創新車險產品;德國Allianz在亞洲建立創新實驗室,專項研究大數據在保險中的應用等。與國外相比,中國保險業的數字化、智能化剛剛起步。

  保險科技能力建設是一個長期系統化工程,需要保險公司具有較高的數字化成熟度。麥肯錫數字商數(DigitalQuotient)通過對中國產壽險公司的評估調研發現,從戰略角度看,中國保險公司的數字化戰略與其整體商業戰略目標尚未有效整合。數據顯示,26%的中國受訪企業認為數字戰略與公司更廣泛的戰略目標相關聯,僅有12%的企業認為數字戰略完全融入公司戰略規劃過程中;同時,保險企業并未將數字化作為一項競爭優勢,超過50%受訪企業將自身定位為數字的追隨者乃至滯后者。

  另一項調查顯示,保險業已經建立專門的大數據研發團隊的公司占比僅為20%,且三分之二的研發團隊人數在10人以下。

  這也是王和在接受記者采訪時所說的,保險行業對科技的態度“存在抽象的重視和具象的漠視”現象。

  早在2014年初,王和就公開表達了一個至今他仍然堅持的觀點:“從金融本身來講,作為資金融通的社會需求,一直都會存在,只是為這種需求提供服務的業態,原來是偏制度的,未來將會走向偏技術的概念。”

  王和認為,技術本身就是競爭力,未來有怎樣的保險科技,就有怎樣的保險。“我們仍然可以說技術是重要的基礎,但未來它可能就是保險的全部。對于公司而言,擁有不同的科技能力,就具有不同的競爭力,甚至是生存的可能性。”

  王和指出,保險行業存在一個突出的問題,是仍將科技定位為一個簡單的工具,一個“配角”,缺乏將其放到戰略和系統高度層面去思考,去規劃。結果必然是:抽象的重視和具象的漠視,因此,存在往往是科技部門在喊技術的重要性,其他部門基于共識的協同與配合仍欠缺的現象,這也是行業內不同類型公司的差別所在。

  他認為,這背后體現的是認識或者理念問題。新型的互聯網保險企業,更多是用互聯網時代的思維來思考問題,其最重要的是依靠技術實現商業模式創新。而對大多數傳統保險公司而言,骨子里仍然是基于制度和傳統的思維,這種思維導致的結果就是,往往是說得多做的少,科技問題更多是停留在口號層面。

  “在當前大環境下,說科技不重要,都顯得沒文化。”王和如此戲謔保險科技在行業的處境,“但真實的故事可能遠沒有‘重要’兩個字那么簡單。”

  泰康在線副總裁丁峻峰則認為,保險科技已經從概念、理念滲透到行業的方方面面,改變業務模式、成本結構、產品形態甚至組織架構。未來保險公司的競爭是經營效率的競爭,所以保險科技會發揮更大的作用。

  這種互聯網的思維模式體現在公司運作過程中,并給企業帶來實實在在效率和競爭力的提升。潘高峰說,目前泰康在線員工中信息技術人才占比較高,負責實時對接車險、非車、互聯網健康業務,以及大數據、人工智能等技術的研究和場景應用。在技術隊伍的基礎上,基本實現系統對接控制在1小時之內,一款新產品從研發到上線最快一天即可實現。

  螞蟻金服集團副總裁、保險事業群總裁尹銘指出,未來的保險行業應當是一個技術密集型的行業,保險公司在發展的不同階段都在嘗試科技的解決方案,雖然用戶不一定能感知到,但在渠道、用戶、理賠的每個環節科技都是第一生產力,很難想象一家公司如何不通過科技對客戶進行觸達和風控。

  焦慮

  在太保集團首席數字官的辦公室里,楊曉靈談到當下保險企業經營環境的變遷和范式的轉移,談到這家體制內保險集團的速敏改造。思維不斷跳躍的楊曉靈向記者拋出一個“科技焦慮”的話題,這個互聯網行業共性的問題已經開始蔓延到保險業,成為一個共性的話題。

  騰訊公司董事會主席兼首席執行官馬化騰曾在回答記者提問時表示,為什么騰訊總是提科技?其實也是焦慮所在。“我們現在越來越感覺到,最終可能還是要通過技術的進步,企業才有可能保持在戰略方面的制高點。否則當一個浪潮趨勢到來的時候,很多人都看到了,但為什么有人能做到,有人做不到,那就在于你有沒有掌握這個技術。”

  保險行業的焦慮也來源于此。保監會原副主席周延禮近日撰文指出,當前經濟發展進入新常態,保險業高投入、高成本、高速度的粗放式增長已經難以為繼,保險科技將成為今后保險業轉型發展的核心競爭力。

  “影響保險業未來發展方向和競爭格局的因素很多,科技必然是極為重要的因素,是整個保險生態變革的重要推手,是市場競爭格局劇烈演變的催化劑。”中國保信副總裁王哲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

  清華大學國家金融研究院中國保險與養老金研究中心主任趙岑表示,大數據、機器學習、物聯網、區塊鏈等技術不斷被運用到保險業務鏈條上,行業的價值鏈正在逐步被改變。新興的保險科技公司勢頭正猛,給傳統保險集團帶來危機感。與此同時,保險客戶的預期和需求也水漲船高。這些現狀促使傳統大型保險企業開始進行全面的數字化轉型。

  陳心穎表示,一方面傳統險企不斷對保險科技進行升級轉型,另一方面許多互聯網巨頭也開始涉足保險進行布局,保險科技創新企業正在不斷涌現,中國保險科技市場的競爭格局正在逐步形成。

  說到競爭格局,保險行業還有個不可忽略的群體,或者可以稱它們為“沉默的大多數”,是否擁有一技之長,是否務實、堅定是決定它們能否迎風起的關鍵。國華人壽信息總監趙巖對記者表示,“中小保險公司重點不在采取什么技術、能否趕上創新潮流。有沒有一個成熟的業務模式,使市場機會與業務迅速匹配是其重點考慮的問題,等不起,選擇的每步都需要很快出效果。”這類企業不是保險巨頭,不是科技新貴,也來不及焦慮。它們是幾股重要新勢力技術輸出、爭搶服務的對象。

  在幾股重要新勢力的參與下,保險行業的競爭新格局初步形成:以平安為代表的傳統保險集團全面觸網,其擁有大量產壽險用戶數據資源,并致力于科技輸出以不斷壯大自己的數據庫;以螞蟻金服、騰訊微保為代表的大型互聯網企業“涉險”;中國保信,作為保險行業信息共享平臺的建設、運營與管理單位,具有著天然的大數據屬性。王哲對記者表示,通過這幾年的建設,中國保信匯集了行業內的數據,并積極合作引入相關產業的數據,正在逐步構建一個以保險為核心主題的大數據生態圈。

  此外,新型保險平臺、科技初創企業也要分保險科技“一杯羹”。大特保聯合創始人兼CTO林洪祥表示,以人工智能為代表的一系列新技術的成功應用,將帶來互聯網保險行業整體效率的提高與成本的降低。大特保在產品研發、營銷推廣、銷售、核保、承保、客服等環節,都滲透和發揮了科技的驅動價值,這種作用是顯而易見的,僅客服的效率就可以提升5倍之多。

  波士頓咨詢公司合伙人兼董事總經理何大勇認為,隨著保險公司的專有數據和傳統專業知識價值的下降, 傳統汽車保險模式很可能遭遇劇烈顛覆。此觀點推至保險行業其他領域依然適用。

  在科技成為企業核心競爭力的統一認知之下,有些傳統保險企業已感到“強敵壓境”的危機,但不少傳統保險企業的決策者仍是“處變不驚”的漠然。

  “焦慮不僅僅來自對現狀的不滿,而當下所有的保險機構對現在經營的現狀都一定存在有待提高的地方。保險的科技還處在比較初級的階段,同時,公司或者公司股東的注意力還關注在收入、利潤方面,科技著眼未來,需要投入;KPI著眼當下。所以,大部分高管或許不是對保險科技的焦慮,是對當下與未來碰撞的焦慮。”尹銘告訴記者,有些企業就算沒有明顯的股東壓力,市場對其也有壓力,管理者、經營者不得不深深思索。

  眾安科技總經理陳瑋表示,保險科技的投入有別于傳統的IT投入。2017年是新技術普及的一年,許多大公司從邏輯上認識到科技的重要性,開始投入并結合業務創新。如某大型保險集團一位技術人員對記者所說,“焦慮是好事”。

  尹銘也認為,“焦慮”這個詞,用在這里不是一個消極的詞匯,對傳統險企而言,它代表著更積極地擁抱科技變革。

  通觀2017年全年,無論是保險初創企業、傳統保險公司,亦或是來自業外的互聯網巨頭、科技機構,都簇擁保險科技初步呈現了百花齊放、蓬勃發展的態勢。

  王和在其《大數據時代 保險變革研究》一書中關于“范式革命”有這樣的描述:從歷史上看,挑戰舊范式力量往往是來自于既有范式之外的修改,或者摒棄舊范式均不是內部發起的。新舊范式之間是不可通約的,它們之間沒有公約數,是質的差別。

  如果新舊范式之間必有一戰,2017年是誰吹響了保險科技的集結號?2018年,保險科技的舞臺上。誰是主角?誰是配角?誰又是龍套?什么戲,將粉墨登場?什么劇,會曲終人散?我們拭目以待!

20选5复式投注浙江

上一篇:網友遭遇天價牛肉粒268元僅12粒肉,消協回應沒問題        下一篇:吹響沖鋒號 2018保險范式臨變
熱門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