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險虛掛成行業“潛規則”

2020-01-21 18:44 來源:未知 作者:石家莊生活網
保險虛掛成行業“潛規則” 

  目前,適用于保險中介的傳統法律規范,已滯后于互聯網保險中介的新發展。因此,我們應努力構建一種以新保險法為主、相關保險條例法律為輔的新型法律監管體系,以彌補現存監管制度的法律漏洞
 
  法治周末記者 萬文竹
 
  近日,中國銀行(3.640, -0.02, -0.55%)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以下簡稱銀保監會)就多家保險公司虛構中介業務行為進行披露和處罰。其中,中國銀保監會湖北監管局行政處罰決定書(鄂銀保監罰決字〔2019〕60號)顯示:泰康養老保險股份有限公司湖北分公司將共計4155筆直銷業務虛掛中介渠道,并合計支付手續費971825.35元。同樣是因為虛掛中介套取資金被處罰的,還有天安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東營中心支公司。
 
  對此,合肥工業大學副教授、法律與經濟博士周乾表示,保險公司利用中介機構等渠道弄虛作假、虛增成本、非法套取資金、商業賄賂等違規行為,可以說是行業“潛規則”,嚴重干擾了保險市場的秩序,制約了市場運行效率,損壞了保險業的社會形象和誠信形象。同時,這反映出保險中介機構“小、散、亂、差”的問題突出。
 
  虛掛業務危害大
 
  法治周末記者了解到,所謂虛掛中介業務,就是把本是其他銷售渠道的業務(主要是直銷團體業務)轉到中介機構(保險代理公司或經紀公司),由保險公司以轉賬方式向中介公司支付直銷業務無法支付的手續費,中介公司向保險公司出具中介業務手續費發票。然后,中介公司扣除一定的費用后,將手續費以現金方式返回保險公司,保險公司將返回的費用以現金方式支付給投保直銷業務的單位相關人員。
 
  除此之外,保險機構還存在虛列保費、虛掛營銷員業務、違規銷售等行為。虛掛營銷員業務和虛掛中介類似,即將直接業務虛掛在營銷員名下,套取不存在的傭金。
 
  根據鄂銀保監罰決字〔2019〕60號通知,2018年1月1日至2019年1月11日,當事人泰康養老湖北分公司將商業銀行員工通過泰康養老網絡直銷平臺購買的泰康健康有約終身重大疾病保險(代碼568)、泰康附加健康有約終身特定疾病保險(代碼569)和泰康附加長期意外傷害保險(代碼708)等產品共計4155筆業務虛掛中介渠道,向兩家商業銀行合計支付手續費971825.35元。
 
  對此,湖北銀保監局決定對當事人泰康養老湖北分公司處罰款20萬元,并責令其改正;對當事人易漢生給予警告并處罰款4萬元,對當事人周婷婷給予警告并處罰款3萬元。
 
  京師律師事務所律師王正宇告訴法治周末記者,我國保險法、《保險公司中介業務違法行為處罰辦法》對保險機構虛掛等違法行為作出了明確規定。其中,保險法第一百一十六條規定,保險公司及其工作人員在保險業務活動中不得利用保險代理人、保險經紀人或者保險評估機構,從事以虛構保險中介業務或者編造退保等方式套取費用等違法活動。
 
  《保險公司中介業務違法行為處罰辦法》第十八條也規定,保險公司及其工作人員在保險業務活動中不得編造虛假中介業務、虛構個人保險代理人資料、虛假列支中介業務費用,或者通過其他方式編制或者提供虛假的中介業務報告、報表、文件、資料。
 
  王正宇告訴法治周末記者,保險公司與保險專業代理公司之間的代理關系會存在不真實的、非法和不透明的情況,大量保險專業代理公司在從事保險代理業務過程中,利用自身優勢條件為保險公司虛開中介發票,幫助保險公司套取手續費,這是目前保險機構面臨的最大問題。
 
  “虛構中介業務行為擾亂了金融市場秩序,嚴重損害了保險消費者的合法權益。”周乾表示,大量的虛構中介業務行為,導致保費在中介環節大量流失,造成財險公司經營成本虛高,盈利銳減,甚至虧損,給保險監管機構和社會公眾造成保險產品價格過低導致效益不好的假象,從而形成了產品報備價格居高不下,而市場價格卻一降再降的局面。
 
  另一方面,這也嚴重擾亂了市場秩序。財險公司通過虛構中介業務違規套出資金,這些資金主要用于商業賄賂、惡性價格競爭等,這不僅擾亂了市場正常競爭秩序,而且制約財險公司、專業保險中介機構服務創新、產品創新及發展方式轉變,損害了保險業的社會形象。
 
  保險中介機構問題突出
 
  近年來,我國保險中介機構一直保持著強勁的發展勢頭。據相關統計數據,截至2018年年底,全國共有專業保險中介機構2689家,保險兼業代理機構3.2萬家。截至2018年年末,保險中介渠道實現保費收入3.37萬億元,占全國總保費收入的87.4%。
 
  所謂保險中介,是指介于保險經營機構之間或保險經營機構與投保人之間,專門從事保險業務咨詢與招攬、風險管理與安排、價值衡量與評估、損失鑒定與理算等中介服務活動,并從中依法獲取傭金或手續費的單位。其包括保險代理機構、保險經紀公司、保險公估機構和其他保險中介機構(如保險精算師事務所、保險會計師事務所、保險律師事務所等)。
 
  而隨著互聯網及大數據技術的發展,人們對保險消費意識的提高,移動互聯支付的崛起,“互聯網保險”應運而生。多家互聯網公司也看到了通過保險流量變現的業務模式,紛紛通過發起設立或收購的方式持有保險中介牌照,互聯網保險中介也迎來了真正的風口。
 
  意外險、重疾險、醫療險在網上中介平臺銷售的比比皆是,更是不乏“網紅”級保險。隨之而來的則是銷售誤導、銷售不當導致的投訴糾紛也日益增多。
 
  一位互聯網中介從業者告訴法治周末記者,在正常情況下,保險中介機構在保險產品的供應者和需求者之間進行保險產品信息的溝通,為保險需求者推薦更合適的保險產品以及更優惠的價格。當兩者之間出現利益分歧時,保險中介可提供公正性和權威性的資證,供保險雙方或法院裁決時參考,有利于矛盾的化解和消除。
 
  但在實際情況中,中介機構作為一種專業的銷售渠道,有時不僅不能為消費者提供應有的保險服務,還利用市場不透明以及自身優勢進行不正當競爭,謀取利益,欺騙消費者。
 
  一位保險中介從業者向法治周末記者透露,一筆同樣保費的保單,通過保險公司銷售時,不會產生任何代理費用。但是,通過保險中介就會多出2%的中介代理費,這對中介有著很大的吸引力。雖然監管機構頻頻祭出處罰重拳,但在利益面前,一些中介公司往往會視而不見。一些新開業的中介機構,服務水平低下,發展方式還僅局限于招攬業務,生存狀況堪憂,無法拒絕虛掛中介業務不勞而獲的誘惑,以至淪為財險公司弄虛作假的幫手;另一方面,違規操作的成本相對來說較低,在利益驅動下,一些中介公司往往會鋌而走險。
 
  而財險公司與專業保險中介機構虛掛協議往往為口頭約定,專業保險中介機構也有真實中介業務發生,導致真實業務和虛構業務混合在一起,識別難度較大。甚至有的財險公司與專業保險中介機構在同一地點辦公,或者保險公司業務人員直接進駐專業保險中介機構,雙方很容易訂立“攻守同盟”,隱蔽性極高。

上一篇:看保險行業職場進化的內在邏輯        下一篇:沒有了

上一篇:看保險行業職場進化的內在邏輯

下一篇:沒有了

熱門搜索
20选5复式投注浙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