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險科技的2020:數字生態新篇章

2019-11-22 14:02 來源:未知 作者:石家莊生活網1
保險科技的2020:數字生態新篇章

近期,在愛分析主辦的“2019愛分析·中國科技創新大會”保險科技專題論壇上,愛分析高級分析師盧施宇發布了《中國保險科技行業報告》,并做了深入的解讀。報告代表了愛分析過去3年多對保險行業科技創新的觀察總結,和未來3-5年行業發展的思考與判斷。

現將演講實錄分享如下。

保險科技領域的創新與發展

首先,我們看到行業在這幾年間有一個明顯的變化,過去大家的主流提法是互聯網保險,創新端主要集中在銷售渠道。最早看到的像2015年的車車科技,那個時候車車科技提供的是車險比價平臺,再加上費改前車險網銷具備一些政策上的價格優勢,逐漸形成了一種新渠道模式。目前車車科技已經轉型車險交易平臺了。

保險科技的2020:數字生態新篇章

 

幾年前愛分析在互聯網渠道看到的新產品很少,直至2016年眾安拿出了百萬醫療,才逐漸有相對高保費產品的創新。

到現在大家說保險科技,說賦能,主流創新還是在承保端。這里面就包括了產品的創新、流程的創新、數字化基礎設施的支撐等。典型公司包括互助場景的水滴、輕松;保險KOL模式的小幫、蝸牛;轉型做壽險數字化獲客工具的豆包等等

另一端數字化創新正在爆發的是理賠端,尤其是反欺詐環節,已經有凱泰銘這樣的公司出現了。

總結下來,愛分析看到 “保險科技”這幾年的變化主要體現數字化創新不斷深入,不斷有新公司新模式出現。所以未來在整個保險行業中,尤其是平安、國壽、人保這樣我們定義的傳統公司會進一步數字化嗎?

愛分析的結論是一定會,而且變革可能會出現在未來3-5年。

保險行業的數字化轉型

從第三方研究機構的角度,我們看到業內的兩個變化是:第一,保險的終端用戶在數字化,現在看螞蟻、微保一年可能有100-200億的短險,國壽、平安一個分公司都比他們大的多,但未來保險用戶,主要是個險用戶都活動在各種數字化場景中,保險行業的增量客保單都會來自這些數字化場景,行業主流的參與者又怎么能不做相匹配的數字化轉型?

第二,保險行業ROE在降,且大概率是不可逆的。比如我們看到的財險數據,過去10年美國財險業ROE在6-10%,綜合成本率在101%;而中國財險業享受了太久的車險政策性紅利,但從商車費改到了2017年,終于全行業ROE也降到10%以內,2018年由于A股投資收益的問題,保險公司的ROE變得更低;而且2018年綜合成本率也達到了100%。這種情況下,未來保險業粗放經營一定會被更精細化、成本更低的數字化運營所逐步取代。

下一步,行業數字化水平一定會不斷提升,沒有提前布局數字化的公司會面臨巨大的競爭劣勢。保險也最終會進入一個數字化生態的階段,所謂生態是說,基于客戶需求,構建全生命周期的服務體系。比如平安五大生態里面的健康,既包括前端的產品和各類銷售渠道,也包括后端提供服務的好醫生,以及打通醫療體系支付的平安醫保科技。

愛分析的觀點是,為了與終端用戶更好互動,保險一定會逐漸跟各種數字化場景相結合,并延伸出針對客戶全生命周期需求的生態。最終,新的數字生態和商業模式會出來。比如美國的Lemonade、RootInsurance,在房屋險、車險這些領域數字化生態建設非常好的公司。

在數字化轉型過程中,創新動力來自于業務的驅動。

這是保險科技行業的圖譜,不過這張行業圖譜跟大家常見的保險科技圖譜長得都不太一樣,我們是按保險核心價值鏈分的,重點是每個環節代表性的創新突破。

保險科技的2020:數字生態新篇章

 

我們將核心價值鏈分為產品設計、營銷與銷售、核保與承保、理賠與服務、資產管理五個環節,這次報告關注的主要是前四個環節。可以看到:第一,創新基本來自于直接的業務驅動,像銀行業那樣有些技術部門開始主導的創新還很少看到;第二,產品銷售相關的創新最多,而核保與承保受關注度會比較小,具體原因我們下一小節會談到。

而基礎設施這一層,我們看到的創新變化比較少,比如核心系統,現在能看到部分財險公司有新的動作,有一些新的基于云的核心系統在應用,包括看國外,新一代的核心系統比如Guidewire發展也不錯;壽險業會相對慢一些,核心是長險動輒幾十年的保單,風險管理模式更新的成本太高。另外是保險公司的核心系統還是比較落后的,盡管中科軟上市9個漲停板,我們還是沒把它放進來,理由大家都懂的。

未來保險數字生態的參與者,既包括創新型的公司,也包括傳統公司,還包括各類場景參與者,他們都是客戶生態的一部分。

監管在保險業中扮演了一個極其重要的角色。中國的保險行業監管在近幾年可以說是“史無前例”的嚴監管,雖然鼓勵數字化技術應用,但卻抑制了技術應用之后帶來的業務和商業模式創新,未來數字化生態這些創新一定會越來越多,也希望監管能夠逐漸重視這一點。

數字化技術變革保險核心價值鏈

從價值鏈核心環節上來看,由于用戶行為的數字化,最先改變的是渠道和營銷,怎么去觸達客戶和獲客的問題;接下來的問題是,給這些客戶提供什么產品,才能更好地符合需求,于是有了基于用戶偏好和場景數據做產品設計定制的各類公司,比如說保準牛、量子保,也包括微保、螞蟻等平臺也會跟保險公司做產品聯合設計與定制。

接下來,出于用戶的服務體驗提升以及保險公司控費需求,理賠領域的數字化程度在提升。比如,健康險開始出現一些快賠、直賠服務,車險理賠領域也出現了明覺科技、凱泰銘這樣提供數據服務和反欺詐服務的公司。

最后愛分析還沒看到明顯變化的是核保。首先保險公司還處于追求保費的階段,其次是傳統公司分支機構權限極大的情況下,總部無法對核保環節做集中管理。但未來,隨著理賠環節能擠出的欺詐越來越少,同時積累下的數據越來越多,核保與定價環節一定會細化。這個趨勢不會太快,但一定會逐漸明確。

這是我們看到的現有保險核心價值鏈環節上的一些變化,主要還是單點的應用,還沒有進入到價值鏈再造的階段。根據我們的調研和測算,現有業務流程的優化能降低保險10-20%的營業成本。

未來我們去看優秀的保險公司也好,經代公司也好,一定是用戶驅動、以用戶為中心的。用戶的需求不只是一個支付方,而是一系列的服務,比如健康服務、養老服務等,因此未來的保險生態會是一系列的服務,同時嵌入保險產品的支付方式。比如,我們去看美國的聯合健康、凱撒等,本質上都是一套醫療體系+支付方式。

同時會產生一些新的商業模式。比如聯合健康的收入里,20%左右是健康和醫療服務的業務optum提供的,利潤占比則達到了接近40%;也會有Lemonade這種,靠收服務費,而不是靠三差賺錢的保險公司。

投保端的新格局

愛分析認為未來不會有產銷分離這種趨勢,產品設計、渠道、服務的一體化會明顯增強。原因在于過去保險公司,是先設計產品,然后交給全國的代理人賣出去,并不清楚客戶要什么也不清楚客戶在哪。

未來卓越的保險公司一定是以客戶為中心的。而現在的產品設計環節的新趨勢是,先定義用戶和用戶畫像,再基于這類用戶風險特征和需求,提供精準的產品和觸達渠道,并通過積累下的數據不斷進行產品的更新迭代,優化服務體系。

產銷分離是個偽命題,與過去的區別在于,產品設計可能不完全由保險公司主導,我們看到越來越多的公司在提MGA,在幫助保險公司做面向客戶的全流程服務,這也是未來的一個趨勢。不過車險想要實現產品創新還得有賴于政策的松綁。

產品設計這里面還隱含著一個結果,即未來特別復雜的產品會漸漸退出歷史舞臺,因為用戶直接的需求是定義清晰的保障、或者理財,同時用戶決策過程要能理解這些保險條款,所以比如平安福,保障條款極其復雜,價格也很高,這類產品未來一定會越來越少。

第二點我們看到的是,投保端與客戶交互渠道的復雜化。過去保險與客戶交互的核心渠道是代理人,用戶決策流程也相對簡單。但現在客戶想購買一款長期壽險產品,可能在蝸牛、小幫這類公眾號上了解信息,也可能再去知乎或者百度一下,最后再通過線下代理人購買,是一個很碎片化的決策流程。

跟這個決策流程變化相適應,未來投保端的核心應該是數字化的多渠道以及與之相適應的“新型代理人”。所謂新型代理人,第一個是說代理人本身作業模式與流程有變化,要跟前端的數字化平臺、客戶場景等緊密配合;第二個是說通過數字化工具為代理人賦能,幫助代理人更好地做KYC。例如招商仁和,基于中國移動的渠道和大數據賦能代理人,用戶進入平臺后代理人更多是做用戶社群運營和客服轉化,而非傳統意義上的代理人或者電銷團隊。

基于以上兩點判斷,我們認為未來面向終端客戶的保險銷售,只會有兩類主流公司,一類是保險公司數字化的銷售體系;另一類是有用戶洞察和服務能力的平臺型公司,形態既包括KOL等新型代理人、互助社區,也包括互聯網平臺和其它場景。

理賠端已顯現數字化的苗頭

像前面所說的,未來保險在理賠端會是一個服務體系,而非現在的支付體系,給客戶提供的本質上就是各類風險的管理和服務方案。

在風險管理環節,IoT是未來最具顛覆性的技術。因為IoT會明顯降低出險概率。我在這里分享一組CCC的數據,美國過去5年間,使用3年以內的新車出險概率數字降低了1.5%,而使用3年以上的舊車降低0.6%,其中主要差別因素是ADAS的普及。

現在來看,理賠端第一個爆發的點是反欺詐。根據愛分析調研,現在國內健康險和車險的實際賠付中,大約10-20%是跟欺詐與滲漏相關的。保險公司現在的政策是寬進嚴出,因此反欺詐投入力度很大。但在這個領域站穩并不容易,因為拒賠是要求很強的解釋性的,最終是專家經驗和數據風控同時起作用。但一旦建立起壁壘,由于數據不斷積累、模型不斷更新,同類競爭者也很難進行取代。

參考歐美,國內保險理賠和服務體系還有一段差距。比如CCC在美國的主要業務是DRP,所謂DRP就是支持保險公司的維修廠網絡,通過流程系統和工具,CCC鏈接了保險公司、定損員、維修廠等,實現了信息的同步和事故車維修流程的改造。

愛分析看未來的理賠生態,首先是底層信息化的流程系統和工具,在此之上是數據分析和決策模型,比如前面提到的反欺詐就是整體的一部分,基于這些,去連接保險理賠生態的各方參與者。

當然,各方參與者的打通沒有那么簡單,中間涉及了復雜的利益關系,也有比如說公立醫院的動力問題,遠非一朝一夕之功。

最后,我們再回到保險行業的數字化圖景,等待我們的可能是一個萬億級的市場。最早的互聯網保險,當時每年銀保監會的統計只有幾百億的規模,還有極大的水分在里面;現在走到科技賦能階段,不僅投保端在變,理賠端也在變,誕生了一個千億以上的市場;而到了未來的數字生態,各險種、各主體都將面臨數字化轉型,影響一個萬億市場,希望能跟各位一起見證這一變化。


上一篇:海南這個群體的大病保險封頂線取消!        下一篇:沒有了

上一篇:海南這個群體的大病保險封頂線取消!

下一篇:沒有了

熱門搜索
20选5复式投注浙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