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息理財”套走你的養老金

2019-11-14 13:14 來源:未知 作者:石家莊生活網
“高息理財”套走你的養老金

 

攢了半輩子的錢,背著家人拿來買銀谷財富推出的“銀多利”理財產品,結果到期卻無法兌付,理財公司給出的方案是要么等,要么續約至少三年期的“區塊鏈”。眼看養老錢沒了著落,年逾七旬的市民徐先生真的是欲哭無淚。
 
記者了解到,像徐先生這樣的情況并非個例。據另外一位受害人柴女士透露,購買“銀多利”無法獲得兌付的人已經有1234人,而且超九成都是老人。據柴女士保守估計,涉事的銀谷財富投資管理有限公司德州分公司涉及的金額已逾億元。
 
目前,柴女士等人已經準備向德州經偵報警。柴女士等人的血汗錢和養老錢最終將何去何從?本報將持續關該注事件的進展。文/圖記者宗兆洋陳卓
 
破碎的“理財夢”
 
2018年的一天,徐先生途經德州市德城區金融大廈附近,一名熱心的年輕人向他推薦銀谷財富推出的“銀多利”理財產品。這個業務員表示,這款產品適合有閑散資金、渴望投資獲得高收益的人群,可以為子女儲備教育基金、為老人儲備養老基金,而且資金是轉向西安銀行(600928,股吧)存管,年化收益可達10.5%。
 
徐先生年逾七旬,想為子女和家庭增加一些收入,于是就背著老伴,將家中存款購買成了“銀多利”,前前后后共投入近四十萬元。原本徐先生還在盤算以后的理財收益應該如何給子女進行分配,結果現實卻把他的“理財夢”擊得粉碎——他所購買的“銀多利”大部分都無法兌付。
 
有同樣遭遇的還有市民柴女士。丈夫因故去世,她獲得賠償金和喪葬費等共計10萬元,經朋友介紹后,她也把錢全部用來購買“銀多利”,還讓妹妹也跟著買,結果到期后,也發生了無法兌付的問題。柴女士為此奔走了三個多月,在這個過程中,她認識了許多有同樣遭遇的人。柴女士這才得知,“銀多利”早已停止兌付,甚至“銀谷財富投資管理有限公司德州分公司”也已經注銷。
 
“如果是一開始就無法兌付,我們也不會陷得那么深。”柴女士說,很多人一開始都只是少買一點,期限也較短,而這些短期小額的理財產品基本都可以及時回款。同時,業務員會帶著“客戶”去外地“開會”,實際就是在旅游之余,將客戶聚集在一起宣講這些所謂理財產品的利好。再加上平時還會不時地向“客戶”發放農副產品等福利,很多業務員與“客戶”都已經非常熟悉,柴女士說,所以他們才會下定決心進行較大的投資。
 
資金去向成疑
 
另一位也姓柴的女士向記者展示了一部分購買“銀多利”的“客戶”名單,僅6頁名單上就有300余人,這些“客戶”購買“銀多利”少則數千,多則十余萬。
 
據柴女士所知,購買“銀多利”無法獲得兌付的受害者已經有1234人,而且超九成都是老人。柴女士說,除了“銀多利”,銀谷財富還有針對“大客戶”的“金鼎一號”,5萬起預約,實際成交金額都超過10萬元。據柴女士保守估計,銀谷財富投資管理有限公司德州分公司涉及的金額已逾億元。
 
柴女士還向記者展示了購買“銀多利”的“合同”。所謂合同,實際上是一張“出借確認書”,確認書上約定出借人將款項管理權限交給銀谷,還以諸多條目規定了出借人的義務,唯獨沒有涉及銀谷自身的義務和出借人的權利,而且出借人簽章部分是直接打印的,銀谷公司的合同章也是打印上去的。
 
“當時不懂,現在仔細一看才知道合同根本就不正規。”柴女士表示,除了合同不正規,出借資金的去向也讓人生疑。
 
“錢根本沒有轉到西安銀行。”柴女士出示了一份銀行交易流水明細清單,顯示她購買“銀多利”的10萬元是經過“銀企對接渠道”直接轉到(特約)漫道科技(數碼批發),還有市民的錢被轉到(特約)廈門平安,以及(特約)鼎盛保險等公司和機構,這其中并沒有任何環節和字樣顯示與西安銀行有關聯。
 
回款希望渺茫
 
此外,在銀谷在線APP上顯示的資金流向,也讓柴女士等市民不解。他們出借的資金被劃分得非常細碎,有的借款人只借款百余元,或者幾十元,用途則是裝修和擴大經營,甚至還有購車、買房。
 
“借這點錢有什么用,我覺得是假的,就是做給客戶看的。”柴女士說,銀谷平臺的信息披露極差,只能看到極其簡單的借款用途金額和部分姓名及身份證號,對借款人資質沒有任何說明,也沒有身份證照片和借款協議的展示,真實性實在不好判斷。更讓柴女士覺得蹊蹺的是,她將APP上顯示的38筆出借金額相加,結果竟然超出了其購買理財產品金額的總額。柴女士只買了10萬元的“銀多利Y-12”期產品,結果出借金額相加竟然已超過16萬元。
 
除了信息不透明,銀谷公司業務員的做法也有問題。此前,徐先生在購買“銀多利”的時候,一名業務員曾墊付3.5萬元,結果第一批回款時,該業務員沒有經過徐先生的同意,就私下轉走了3.5萬元,而這筆錢并不是該業務員墊付的那一期的回款。
 
“在APP上顯示的倒是有回款進度,但是有時眼看已經到了99%,結果第二天打開又清零了。”柴女士說,信息的不透明,業務員私自轉走客戶錢的作為,以及隨時清零的回款進度條徹底地擊碎了他們對銀谷的信心。就在這時,銀谷公司向客戶發布公告,聲稱債權已經轉給云南華信電子實業發展有限公司,由華信催收。
 
“銀谷根本沒有通知我們,直接就發了個公告,這個華信是什么公司我們也不清楚。”柴女士等人向業務員咨詢,業務員告知華信是一家國企背景的科技企業,華信會和銀谷一起催收債款,贖回期屆滿的客戶可以等待回款,但是回款期限和數額無法保證。

上一篇:美國推進數字貨幣步履遲緩引發業界擔憂        下一篇:沒有了

上一篇:美國推進數字貨幣步履遲緩引發業界擔憂

下一篇:沒有了

熱門搜索
20选5复式投注浙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