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財子公司吊起誰的胃口?

2019-06-23 14:57 來源:未知 作者:石家莊生活網1
理財子公司吊起誰的胃口?

已展業和將至未至者,正極大吊起非銀金融機構和互聯網頭部平臺的胃口,大家都在積極尋求與理財子公司潛在合作空間。

尤其是后者。記者了解到,近期幾家大的頭部互聯網機構都在密切拜會理財子公司,他們提出的合作愿景遠不止于產品代銷,更有甚者希望介入理財資產端和投研系統搭建。

但理財子公司對此態度不一:有心態開放者已經火速簽約全方位合作;也有審慎者表示“我們兩方想要的不太一樣”,短時間內仍主要依托母行渠道銷售,但對資產端合作表示歡迎。

理財子公司進場對非銀金融機構意味著什么

早在去年末銀行密集公告發起成立理財子公司的時候,嗅覺敏銳的諸如中信建投等大型券商,就已經在內部喊出“分析師和銷售一起上,全面挖掘新的機構客戶”。記者了解到,券商至少在三個方面能和理財子公司展開合作:一向理財子公司出售投研服務;二由經紀業務部門、分支機構來代銷銀行理財產品;三券商債券、固收條線與銀行理財開展資管類合作。而上述三項合作,其實在銀行沒有將理財業務隔離出母體的時候,就已經存在于券商和銀行資管部門間。

券商當然希望這樣的合作能夠在理財子公司身上得到延續并放量,“現在市場確實比較波動,但我們一直在尋求更多的權益類的合作。”某券商資管條線人士直言。

另外,理財子公司之于公募基金,遠不像外界渲染的“勢如水火”。很多還在籌備期的銀行理財子公司,就已經跟母行旗下的公募牌照實現良性互動。以招行為例,其分管資管業務的行長助理劉輝就曾告訴記者,招銀理財會優先選擇跟招商基金在權益類業務上進行合作。“我們(招銀理財和招商基金)在產品、體系和客群上,都不太一樣,這就產生很多合作空間。現在在行業面、宏觀層面、策略配置的研究上,我們會保持互動,一些主題還會一起調研,大家資源共享和互換。另外在量化策略上,我們跟招商基金也有合作空間。”劉輝告訴記者。

互聯網平臺的野心不止步于代銷,銀行態度不一

理財子公司發行的理財產品可以通過第三方機構分銷,且個人客戶首次購買無須臨柜做風險測評,這毫無疑問早就刺激起了互聯網機構搶食代銷業務的積極性。

“我們確實在接觸建信理財和其他幾家,但是更多的信息恕我無法告知。”一位持有基金銷售牌照的互聯網頭部機構高管如此告訴記者。另外一家非頭部東南部大型互聯網平臺的內部人士則對記者直言“極其希望拿下(理財子公司)”。

“費率方面我們也在觀察市場行情,希望看看螞蟻和騰訊的報價。但如果真的要達成合作, 傭金已經不是主要考慮的事情了,而是會通過代銷撬動更多合作模式,找到彼此雙贏的盈利方式。”他說。

日前,光大銀行與度小滿金融(原百度金融)簽署戰略合作協議,合作范圍包括但不限于金融科技、個人金融、消費金融、支付與場景、公司金融、員工綜合服務、綜合金融等。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在這樣的全面合作大框架下,度小滿還將和光大理財子公司“深度合作”,進行優勢互補。

據度小滿的說法,其和光大理財子公司將探索產品定制、基金代銷、智能獲客等領域。

“我覺得這不奇怪,畢竟有張旭陽這層關系。”一名銀行資管人士如此點評。張旭陽曾任光大銀行資產管理部總經理,現任度小滿金融副總裁。此外,早在2014年,百度金融(度小滿前身)就和光大銀行在電子賬戶層面開展合作,雙方還推出首款類理財保險產品“百賺180天”。

光大理財子公司高管用“資金、資產、科技、投資等”九個字對記者概括該司與度小滿合作空間,其中“資金、科技”理所當然,但“資產、投資”均引人遐想。顯然,互聯網機構在理財子公司后續的展業中,能扮演的角色遠不止代銷渠道。比如前述東南部大型互聯網平臺人士就告訴記者,他們公司很希望能介入理財子公司投資系統搭建。


而站在理財子公司的角度,優質資產的獲取,是自身短期內頗為關注的。“頭部互聯網機構的消費類資產其實是非常優質的資產,非常適合銀行理財。分散、期限短、收益高,通過結構化安排,基本可以將風險控制到最低。我們是非常歡迎后續能展開這項合作的。”一名表外理財規模靠前的理財子公司人士告訴記者。

而回歸到是否在互聯網渠道代銷本身,反而一些銀行資管人士提出了另外的聲音。“拜訪我們的互聯網機構其實挺多的,但我發現我們雙方想要的不一樣。我們會非常審慎地跟與我們目標一致的互聯網公司開展合作,并不是說他能幫我們獲客就可以。因為現在客戶有效識別產品還是一個問題,客戶還分不出老理財和新理財的區別,也不知道凈值波動的涵義。當客戶因為產品收益發難,我們很容易陷入跟網銷平臺互相推諉扯皮的境地。我們更關注零售客戶的感受,看中自身和合作單位對客戶服務能力的構建。”上述理財子公司人士對記者說。

上一篇:理財產品中,為什么信托的門檻那么高?        下一篇:沒有了

上一篇:理財產品中,為什么信托的門檻那么高?

下一篇:沒有了

熱門搜索
20选5复式投注浙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