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計2019年GDP增速6.1% 建議下調一次利率

2019-06-22 12:56 來源:未知 作者:石家莊生活網
預計2019年GDP增速6.1% 建議下調一次利率

  2019年6月22日,由中國人民大學國家發展與戰略研究院、經濟學院、中誠信國際信用評級有限公司聯合主辦的“中國宏觀經濟論壇(2019年中期)”報告會在中國人民大學舉行。本次論壇的主題是“外部沖擊下韌性顯現的中國宏觀經濟”。
 
  中國人民大學國家發展與戰略研究院研究員、經濟學院于澤教授代表課題組發布了論壇主報告《外部沖擊下韌性顯現的中國宏觀經濟》。
 
  報告指出,2019年上半年中國宏觀經濟呈現“弱企穩”。從需求側來看,對上半年宏觀經濟邊際貢獻最大的是凈出口,1-5月份貿易順差持續上升。凈出口從2018年對GDP負向拉動0.6個百分點,到2019年一季度正向拉動1.46個百分點,對GDP影響變動了2個百分點。同時,房地產投資持續高位運行和基礎建設投資逐步回暖對沖了制造業投資下行,穩定了投資。
 
  從供給側來看,最為顯著的改變是金融業增加值提速,對服務業的增長起到了穩定作用。這些變化既有意料之外的外貿形勢和房地產市場變化,更有情理之中的金融業增速和基建回暖。
 
  上半年面對不利的貿易形勢和全球經濟下行的壓力,我國有效穩定了出口和外資,進出口數據亮眼。一季度的房地產市場“小陽春”在調控不變的情況下顯得特立獨行。
 
  上述超預期變化之外,更多的是宏觀政策發力和改革提速帶來的意料之中。松緊有度的貨幣政策穩定了金融形勢。一方面,股市走強帶動券商,另一方面,補充資本金后,銀行表內信貸擴張加之穩定的利差,提升了銀行業盈利水平。同時,在積極的財政政策帶動下,地方政府專項債提前發力,穩定了基建投資。有更多是政策因素支撐,“弱企穩”背后的國內市場基礎還不牢固。
 
  展望下半年,意料之外的因素難已繼續維持,情理之中的政策性支撐因素還在。由于前期更多是在政策支撐下的經濟暫時性企穩,隨著總需求政策的邊際走弱、改革紅利的釋放存在一定的時滯,在市場內生需求不足局面無法改觀的持續作用下,宏觀經濟未來繼續低位運行,結構性下行壓力較大。
 
  當前和未來一段時期,我國宏觀經濟面臨最大的沖擊是來自于外部的國際貿易和國際金融條件變化。在國內市場趨勢性疲弱問題沒有解決之前,這會對我國經濟產生很大的下行壓力,需要判斷清根源,找到合理應對措施。
 
  從我國具有的經濟騰挪空間來看,未來長期是向好的。但是,很多潛力的發揮需要國內改革以進行結構調整。下半年,我國經濟存在一些短期風險需要防范。1)全球經濟持續走弱。2)地方財政惡化的風險。3)金融條件變化的風險。面對著較大的匯率沖擊,中小商業銀行不良問題沒有見底,下半年可能會集中爆發,需要重點防范金融市場情緒變化。4)新經濟逐步回歸常態,泡沫消失。5)服務業進一步下滑。6)就業質量降低的風險。7)國內市場結構性下滑的風險。房地產投資下半年面臨回調,投資效率依然較低,汽車消費會在下半年見底,但是不會回到快速增長態勢。
 
  根據上述定性判斷,設定系列參數,利用中國人民大學中國宏觀經濟分析與預測模型,預測如下:
 
  1、2019年上半年維持“弱企穩”,預計上半年實際GDP增速為6.3%,較2018年回落0.3個百分點。同時,由于GDP平減指數降至1.3%,名義GDP增速為7.6%。
 
  2、2019年下半年下行壓力將持續強化,雖然中國經濟展現了一定韌性,短期內還需要政策加大支撐力度。預計2019年實際GDP增速為6.1%,比2018年下滑0.5個百分點,由于GDP平減指數下降為1.5%,名義GDP增速為7.6%,較2018年下滑1.9個百分點。投資增速持續下滑的趨勢有所緩和,但疲軟的態勢難以根本扭轉,預計全年增速為6.0%。消費短期內下滑壓力加大,預計增速為8.2%。預計全年貿易順差為3866億美元,順差大幅提高。隨著內外供需環境進一步調整,2019年價格水平總體保持相對平穩狀態。預計全年CPI上漲2.2%,PPI上漲0.5%,GDP平減指數漲幅為1.5%。
 
  在上述判斷和預測的基礎上,報告提出了系列政策建議:
 
  一、面對全球化驅動因素的變化,必須對全球化的未來有更加清晰的認識,不能簡單從經濟角度分析全球化。一方面,由于全球化的經濟動因還在,全球經濟不會脫鉤,我國要以更加開放的姿態推動經濟全球化。另一方面,要時刻準備應對各國國內政治議題的沖擊。這就要求大力加強對各國的國別研究,不能簡單從一個統一的國際觀點看各國。同時,積極推動WTO改革,借助一帶一路倡議等,推動更加包容的全球化,降低國內政治沖擊力度。
 
  二、未來的全球產業鏈是建立在知識密集、研發密集和數據密集基礎之上的,相關政策要有針對性,以此為目標精準降成本、補短板。不用過于擔心工資上漲對產業遷出的影響,一方面勞動套利型價值鏈在下降,另一方面,重要的是生產率基礎上的實際工資,而不是簡單的名義工資。建立必要的工資調整機制,提高國民收入中勞動收入份額。
 
  三、為了更好發揮中國經濟的潛力,需要加大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隨著外部環境和國內發展條件的變化,我國經濟結構必然要隨之發生調整。但是,目前還存在很多阻礙結構調整的因素。在這種環境中,簡單用總需求政策穩定經濟可能會加劇結構調整問題。
 
  1、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中心從上游去產能逐步調整為下游行業的競爭環境構建,全面提升下游產業競爭力。
 
  2、加快推進產品市場改革與要素市場改革的協調。產品市場的很多問題是要素市場化不足導致的,加快勞動、土地、科技和資金市場改革。特別是面對“科技脫鉤”等問題要加快科技體制改革。我國科技并不是資金投入不足的問題,而是如何在數字科技時代建立適宜的科研體制。加大對數據資源經濟使用和隱私保護等問題的協調。
 
  3、加快微觀會計準則和宏觀統計規則修訂,適應數字經濟,更好地體現經濟的價值創造來源。
 
  4、加快構建公務員正向激勵體制。在目前職務與職級并行等政策的基礎上,加大基層獎勵性績效的實施。
 
  五、短期穩增長政策需要適應新的開放和改革要求。在設計短期政策時候,更多考慮未來的改革開放要求,考慮政策疊加后果,構建與未來適應的宏觀調控框架。
 
  1、通過各種適應市場需求的保障房建設,穩定房價和房地產投資。同時,還需要加大力度穩定基建投資,與我國當前的儲蓄率相協調,建議基本穩定在6%左右。
 
  2、穩定當前對新興產業等財政補貼,放緩政策退坡力度,利用前瞻指引,提升預期的穩定性。
 
  3、為了穩定基建投資和新興產業,財政政策要更加積極有效,可考慮進一步擴大財政赤字。更為重要的是,由于我國經濟增速未來在6%一線,原有以速度為基礎的稅制不再適合,需要加快向存量財產稅收逐步過度,進一步降低增值稅等,加大公共服務力度。
 
  4、下半年貨幣政策保持結構性寬松,建議下調一次基準利率和一次準備金率,保持金融行業盈利平穩。維持匯率基本穩定,在加大金融開放的同時,提前準備市場化資本流動調節工具,實現資本流動有序。
 
  5、宏觀審慎監管政策加大對于科技金融的規則制定,推動科技金融在正規渠道內發展,提升金融資源配置效率。

上一篇:騰邦國際“藏匿”金融版圖        下一篇:沒有了

上一篇:騰邦國際“藏匿”金融版圖

下一篇:沒有了

熱門搜索
20选5复式投注浙江